$科陆电子(SZ002121)$ $猛狮科技(SZ002684)$ $南都电源(SZ300068)$ 储能技术路线多点开花 上市公司布局各有侧重


储能产业静待爆发风口之际,储能电池成为其中最为耀眼的板块。目前全球储能技术已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各种储能技术路线正呈现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新业态。


储能产业静待爆发风口之际,储能电池成为其中最为耀眼的板块。目前,锂电池虽然一家独大,但钒电池、铅炭电池等技术发展仍有望快速赶超。正如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所言,目前全球储能技术已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各种储能技术路线正呈现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新业态。


当储能产业增长点扩大,市场布局者也将紧跟而上,拓展业务领域。上市公司层面,南都电源、雄韬股份布局化学储能;杭锅股份研发熔盐储能装备;传统抽水储能和压缩空气储能也有开山股份、汉钟精机、雪人股份等公司参与。而10月11日,国家发改委官网挂出的《关于促进储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对储能技术路线持开放态度。上市公司在技术路线的争夺中,最终胜负谁属,或需要有待一款类似特斯拉电动车的明星产品出现,才能确定最终市场地位。


技术路线多点开花


猛狮科技深圳清洁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堉介绍,目前储能技术主要有三大类,其中化学储能,包括铅炭电池、锂电池、钠硫电池和液流电池;物理储能;电磁储能,主要包括超级电容。“锂电池应该算是电化学储能的主流技术,2016年全球累计电化学储能1769.9MW,其中锂电池占65%。中国累计装机电化学储能243.0MW,其中锂电池占59%,同比增长78%。主要原因是锂电池体积小,能量密度高,响应速度快等特点。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CNESA)的一组数据,也印证了王堉的说法。据CNESA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底,我国电力储能装机总规模约24.3GW,抽水蓄能占比近99%。仅电化学储能技术而言,截至2016年底,已投运项目的总装机规模达到243.0MW,年增长率超过72%;其中锂离子电池是装机规模最大的一种储能技术,占到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


日前在深圳举行的储能技术展览会上,化学储能产品仍然是各家公司的主打。从参展商产品看,目前展出的储能产品主要以铅炭电池、锂电池为主,而锂电池按照材料不同又主要分为钛酸锂、磷酸铁锂、三元锂电等大类。


兴业证券的研究指出,从总体上来看,化学储能方式相较于物理储能效率更高,对于外部环境条件依赖性更小。另外,化学储能相比于电磁储能而言,技术相对更为成熟,应用范围更广,使得化学储能在当今和未来的储能产业发展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


“当前储能技术成本高,经济性欠佳是共性问题,而且目前储能电池存在潜在危机。”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副秘书长陈永翀认为,铅炭电池方面,铅精矿存在15年左右开采完毕的隐患,以及低成本高污染的回收环节。而锂电池方面,现有电池结构回收处理困难,电池也存在安全性隐患,应用成本偏高。


铅炭VS锂电胜负未明


技术多样下,上市公司布局重点却各有侧重。其中南都电源和圣阳股份的储能产品均在铅炭电池上发力。


南都电源副总工程师谭建国介绍,铅酸电池是化学储能中发展技术最成熟,性价比最高的一种储能方式,但是由于传统铅酸蓄电池的负极容易硫酸盐化,影响了铅酸蓄电池的使用寿命,铅炭电池在此基础上应运而生,电池性能和使用寿命有了很大的改善。铅炭电池储能的主要优势是效率较高、成本适中、占地面积较小、循环次数较好,比较适用在土地资源有限、充放电次数高的用户储能。


兴业证券的研究指出,2016年化学储能成本大幅度下降,特别是铅炭电池成本已降至0.45元/KWh,使得储能产业的发展迎来新的经济性拐点。


“南都电源旗下电源产品包括铅酸电池、锂电池、燃料电池三块产品,但在当前阶段商业化推广时,选择的是铅炭储能系统。”谭建国表示,首先是系统的安全性,铅炭电池技术路线是从传统铅酸电池发展而来,铅酸电池150多年的历史证明技术成熟安全。其次在规模化应用和经济性上,铅炭电池相比锂电更优秀。


圣阳股份的储能产品布局上,选择两条腿发力,既有锂电产品也有铅炭产品。日前举行的储能技术展览会上,圣阳股份就分别展示了铅炭电池技术与锂电池技术的储能系统。


对于业界普遍看好的铅炭电池技术,科陆电子却坚持采用锂电池。在储能技术展览会上,科陆电子参展代表介绍,相较于铅炭电池,锂离子电池的适用范围更广,可用容量也更高。储能系统的工况很复杂,铅炭电池可能在某些条件下具备一定优势,但综合能效、安全性、寿命、可控性等多方面因素,锂离子电池特别是磷酸铁锂电池的综合优势更为突出。


科陆电子技术总监、首席科学家阮海明曾算过一笔账,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储能的度电成本正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例,目前磷酸铁锂电池的度电成本大约为0.8元,某些定制产品可以降到0.6元,而未来技术升级后的度电成本很可能只有0.3元,铅炭电池的低成本优势将消失。


锂电内部群雄逐鹿


锂电池技术同样呈现多点开花,群雄逐鹿的局面。


记者在储能技术展览会走访发现,在储能产品选用的锂电池中,按照电芯材料主要分为钛酸锂、磷酸铁锂、三元锂电大类。


作为银隆新能源的核心产品,钛酸锂电池成为公司储能项目的主力。相比其他锂电池产品,钛酸锂成本相对较高,银隆新能源储能研究院院长姚高亮对记者表示,就全生命周期内的度电成本来看,银隆钛酸锂电池具有绝对优势。“储能成本不能简单地看初始安装成本,而要着眼于全生命周期内的度电成本。”


“我觉得要分析客户的需求,从客户需求出发,市场说了算,对于储能系统能否发挥推广,对电池有两个要求和条件,第一个是寿命要长,第二个是成本要低。这是最基本的两个要求。钛酸锂一次投资成本高的问题,银隆推出0元首付,10年租赁的模式,通过商业模式找金融机构,金融机构购买储能系统和客户进行分期付款,客户和金融机构和厂家能得到收益。”姚高亮介绍说。


另外,猛狮科技、雄韬股份和科陆电子的储能锂电项目均采用磷酸铁锂,也有厂家选择因为特斯拉采用而备受关注的三元锂电。


在爱能森科技首席技术官曾智勇看来,三元锂电、钛酸锂和磷酸铁锂各有优缺点,没有绝对的对错。“储能产品应该从安全性、品质一致性、应用场景三方面考虑。另外是环保问题,电池不能只考虑当下使用,要考虑未来,随着国家环保政策加强,对废旧电池的回收会更加重视,需要长远考虑。”


阳光电源储能事业部副总经理陈志认为,按照成本分类,目前三元锂电价格最高,比磷酸铁锂高出不少,但循环次数好于磷酸铁锂。但三元电池仍然不是储能电池首选。首先,我国缺乏镍、钴等矿产资源,这些资源多被国外企业所垄断,因此经济性可能无法保证;其次,我国三元电池企业的技术水平仍落后于日韩企业,大量使用三元电池的高能量优势,可能会受制于人。


在姚高亮看来,每种电池都有其优缺点,对于不限体积、不限重量的应用场景,大规模的工业应用、电力应用,银隆的钛酸锂非常适合;如果客户对储能系统的能量密度和体积密度有较高要求,可能三元锂电和磷酸铁锂更加适合。


对于储能电池间的优劣,南方电网广东电科院储能技术研究所赵伟表示,储能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如何提高电池寿命和安全性,研发储存能量更多、体积更小、重量更轻的电池。我国储能技术目前发展态势好,呈规模化趋势,与国际水平相比,在核心材料方面,比如电解液、隔膜、正负极材料等还有一定提高空间。此外,电动汽车退役锂电池的梯次利用也是有效降低储能成本的手段。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