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忽略了的星辰大海——腾讯的线上医疗业务

在今年2月份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线医疗在整个互联网应用中排名倒数第二,但增长率却是第一,对数据敏感的我,顿时对这差异性的数据来了兴趣,疫情促进了在线医疗的发展,谁说这一场景不会成为互联网行业未来发展的星辰大海之一呢?于是打算好好研究一下这一互联网场景。

还是先来聊一下我国的互联网医疗史。

 我国的互联网医疗真正开始是在2005年,也就是PC互联网时期,这个时期患者和医生的主要使用终端也是在PC上,医患服务的核心内容比较简单,那就是“图文咨询”,既然是咨询,收取的也仅仅是咨询费,这时候有我们所熟悉的好大夫在线、丁香园、寻医问药等等医疗网站出现。2007年左右,随着3G网络普及,智能手机出现,IOS,安卓等移动端操作系统逐步成熟。互联网医疗的服务场景也逐步迁移到移动端,开始出现了一些基于WAP,APP的产品和服务形态。互联网医疗类服务的商业模式迭代,真正意义上开始于2016年,以“互联网医院”模式的出现为代表。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加快,互联网大厂们也看到了这个领域的广阔前景,纷纷下场开始搞在线医疗,并且迅速谋求上市,例如平安好医生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2019年底,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医疗及互联网医疗,作为民生型产业,又跟健康医疗关联,疫情一定程度促进了人们对健康的关注,再加上去医院有时不方便,互联网医疗平台的业务量在疫情时期都有5倍以上增加(比如:问诊),部分药物,防疫物资更是曾经一度出现了供不应求,造成了我们在《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看到的情况,在线医疗开始呈现快速增长。

那互联网医疗到底能赚钱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互联网医疗赚钱模式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医疗服务。医疗服务费是互联网医院中的基础收费方式,收费的内容多元,比如:问诊收费、咨询收费、远程问诊费用等,但是就现阶段情况而言,医疗服务费为企业带来的收益并不高。

第二种医药销售。医药销售目前是互联网医院主要盈利方式,企业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很多业务在围绕着药品销售进行,这是企业实现盈利最有效的方式。据药链圈数据显示,医药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在2020年已经超过18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90%。

第三种会员增值服务。会员服务是互联网中比较常见的利方法,在互联网医院中的应用主要有问诊服务包、医疗服务会员卡、购药会员卡等。微医就在大力推动特色会员服务。

第四种健康管理服务。通过向患者提供健康咨询、健康测评、慢病日常管理等服务收取费用,慢病等专科病人对这方面的需求很大。

第五种互联网医疗健康保险。由于医保的局限性,让商业健康保险对基本医疗保障形成了重要的补充作用,如大病众筹、网络互助险等均为满足个性化的健康管理服务需求提供丰富的产品形式。据《2020年互联网人身保险市场运行情况分析报告》数据,互联网健康险实现规模保费374.8亿元,同比增长58.8%,成为增速最快的险种之一。

第六种面向B端提供的产品。例如微信医保支付、电子健康卡、肿瘤助手、预约平台等。

从已上市的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和平安好医生发布的财报来看,由于线上医疗行业还处于产业发展的成长期,因此并没有实现盈利,但这一行业的广阔前景已是行业共识,主要基于以下5点:

第一,我国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北上广等大城市优质医疗资源集中,患者就医扎堆的想象严重,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资源非常匮乏。通常情况患者诊疗的首选目标大多是知名三甲医院,据2020年的统计,我国三级医院占医疗机构总数的9%,但是承担的患者人数达到了50%,这严重导致了资源匹配不对称。

第二,2021年末全国总人口为141260万人,比去年增加了48万人,全年出生率为7.52%,死亡率7.18%。从年龄构成上看,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为62.5%;60岁及以上人口占全国人口的18.9%,相较于去年人口老龄化现象加剧,且半数多的老年人都患有慢性病。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对医疗的需求量也大。

第三,居民消费水平正保持着稳定的增速,医疗消费占据不少的比例,随着消费水平的增加,医保的全面覆盖,人们对生活质量和身体健康的消费投入还有巨大的增量空间。

第四,面对新冠疫情的爆发以及后期疫情常态化发展,互联网医院提供的在线问诊功能可以避免就医过程中出现交叉感染的情况,以及可以帮助降低线下医院面对疫情爆发带来的压力。在疫情期间,患者正在逐步形成线上问诊的新认知,正在快速养成进行线上医疗服务的习惯,用户认知的转变带来更多的需求,为整个行业带来新的机遇。

第五,5G、大数据、移动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为互联网医院提供了大量的技术支持方案。

 但这个行业要发展起来,企业最终实现盈利,我总结有四个点:第一,医疗是一个结果导向的行业,一个医生医术越高超,意味着他的病人将会越多,那么对于互联网医疗虽然披着互联网的外衣,其本质还是医疗,因此医生的质量会影响平台的质量,医术高超的医生是平台的核心资源之一;第二,基于我国的医疗体系,面对日益昂贵的医疗支出,医保卡支付是老百姓在看病时的核心述求;第三,将平台做大做强,在整个产业链条中占据强势地位,向上下游争取更多的利润;第四,借助疫情逐步培养用户习惯,通过更为完善、便捷的线上化服务,对线下就诊和买药形成有利补充。

再来详细聊聊腾讯的互联网医疗。

 腾讯自己下场做互联网医疗,其实是一个后进者。2020年1月26日,新冠疫情期间,腾讯正式在微信支付页面上线医疗健康模块,向超10亿用户提供医疗服务。在疫情稳定后的3月末,腾讯医疗便动作频频,在相继与多家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后,在投资上也是出现了两笔的投融资,5亿美元投向了高济医疗,并参与了老百姓的定增募资。见下图:

在过往的医疗业务布局中,腾讯其实一直在暗度陈仓。近年来,腾讯以社交平台微信、QQ等为依托,以AI、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为支持,围绕医疗服务、医院管理、医疗保险和医药研发流通已构建起巨大的医疗事业版图。

根据不完全数据统计,自2014年起截止至2020年5月,腾讯在医疗领域总投资超过240亿元人民币。从所投企业目前的发展来看,腾讯的投资可谓出色,在医美、互联网医疗、运动健身等多个领域,腾讯所投资的企业不是居于第一,都至少能排进行业前五。比如,在互联网医疗这个领域,腾讯相继投资了微医、丁香园、好大夫在线、医联等企业。

腾讯的战略一向是连接,而这种战略也延伸到了医疗健康行业。综合腾讯在医疗健康行业的当前动态和过往布局来看,腾讯正在完善健康医疗生态的闭环,即尽可能缩小用户在腾讯生态里获得健康医疗服务的路径,让用户“一键”达成任何健康医疗服务,如咨询、健康管理、挂号、问诊、购药等,这或是腾讯最核心的战略指向。

疫情期间,腾讯正式在拥有十亿级用户的微信“九宫格”上推出医疗健康页面,这可看作腾讯初步缔造起医疗生态闭环的标志。从短期和中期来看,随着闭环能力的加深、用户抵达服务的路径缩短,“腾讯健康”呼之欲出。届时,腾讯健康的资本体量、用户体量在行业里可能将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存在。

那在竞争激烈的线上医疗行业作为后进者的腾讯是否具有竞争力呢?我认为有,主要基于以下两点:

第一、腾讯健康与$阿里健康(00241)$ 、平安好医生$京东健康(06618)$ 等最大的不同点在于腾讯更“轻”,腾讯没有像阿里一样自建药店,也没有像平安一样自建互联网医院,始终将自己定位于一个“连接者”,背靠12亿的微信用户,做好C端和B端的连接器,建平台向C端提供便民的医疗服务,同时,通过自己的医疗健康产品向B端赋能。现在很难说哪种在线医疗的商业模式能跑出来,但如果在线购药、问诊咨询等能实现使用电子医保卡,我相信在线医疗会得到井喷式的发展,这将和线下的买药以及就医场景的叠合度又进一步接近,而这一切我相信都不会遥远,因为微信已实现了电子社保卡的绑定,剩下的就是一个在B端(医院、药房)逐步普及的过程。

第二、国家药监局官网近日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新增第八十三条,旨在让互联网平台企业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该政策对有自营药店的京东或阿里有影响,而由于微信并没有自己下场做线上自营药店,因此,反而有利于一开始就将自己做为连接器,为医疗企业赋能,便利C端用户的市场地位的腾讯。

重要提示:本人持有$腾讯控股(00700)$ ,难免屁股决定脑袋,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各位球友当午后茶点品尝即可!

雪球转发:5回复:0喜欢: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