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萨斯商学院学生于伯克希尔总部与沃伦·巴菲特的问答

堪萨斯商学院学生于伯克希尔总部与沃伦·巴菲特的问答

2005 年 12 月 2 日

[这份笔记是我在 2013 年 2 月 28 日整理办公室文件时发现的,作者不详。]

由于不准携带笔记本,以下笔记是我凭速记和回忆完成的。笔记内容与其他同学核对过,虽然不是一字不差地记录巴菲特的原话,但我相信,在每个问题中,我们都抓住了巴菲特回答的精华。巴菲特在开场白中说,这次交流以回答学生们的问题为主。唯一不能谈的是最近堪萨斯州与内布拉斯加州的橄榄球赛(内布拉斯加州玉米收割者队惨败给了堪萨斯州松鹰队)。

Q:您年纪越来越大,为什么还能终保持充沛的动力去追求超额收益?

WEB:我不以赚钱多少或复合收益率高低来衡量成功。财产多几位数,不能过得更幸福。我做的事没有终点。这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旅程。我真是幸运,我快乐地享受自己的整个旅程。

做投资,不是追求在 4 分钟内跑完 1 英里。假如我的目标是 4 分钟内跑完 1 英里,跑进了 4 分钟,我就没别的追求了。在投资中,总有新问题,总有新乐趣,而且新问题与旧问题总是很相似,我可以用上过去学到的知识。

我打算一直做下去,除非哪天我老年痴呆了。问题是,人得了老年痴呆,自己不知道,只有别人看得出来。我和我的三个孩子说了,什么时候我痴呆了,他们一定要三个人一起告诉我。他们三个人中,谁要是单独告诉我,说我痴呆了,我得考虑把他从遗产继承人中去掉!

Q:最近,在 eBay 上,与您共进午餐的机会拍出了 350,000 美元的价格。请问投资者如何确定沃伦·巴菲特的价值?

WEB:拍卖午餐筹集的款项用于有意义的慈善事业。旧金山有一座格莱德纪念教堂 (Glide Memorial Church)。1960 年代,格莱德纪念教堂毫无生气,20 多岁的塞西尔•威廉姆斯 (Cecil Williams) 来到这里担任牧师。塞西尔接纳沉沦到社会底层的人,让教堂重新焕发了生机。格莱德基金会坚持帮助被社会边缘化的群体,得到了许多名人的支持。塞西尔提议拍卖与我共进午餐的机会,他觉得这是个筹集善款的好主意。第一年拍出了 25,000 美元。两年以后,第一次开始在 eBay 上拍卖,拍出了 250,000 美元。今年的价格是 350,000 美元。我答应与出价最高者共进午餐,并拿出一下午的时间与他们交流。我通过拍卖午餐遇到的人都特别有意思。比如说,去年和我共进午餐的人,他经营了一家专门开发安全数据库的公司。这家公司的产品识别出了 5 名 911 劫机者。我和他很谈得来,后来又和他见了一面,是我请他吃早饭。这么一算,相当于给他购买的午餐打了个半价,175,000 美元!

Q:您有许多有影响力的朋友,请问您从您的朋友身上学到了什么?

WEB:我明白了交朋友要选择益友。我的朋友都是聪明人,在和他们多年的交往中,他们教了我很多东西,但最主要的还是,他们都是好的朋友。盖茨一家带我旅行过四次。每一次,比尔都为我考虑得特别周到。在计划中国之行时,比尔问我,到了中国想吃什么食物。我告诉他,我现在吃的东西是从小吃惯了的,别的什么都不如我现在吃的东西好吃。比尔把我的话当真了,他提前做了安排,派厨师去中国,在我们要入驻的中国酒店,教中国厨师怎么制作汉堡等美国食品。他安排我和 12 岁的小孩打乒乓球,其实那孩子可是冠军。我们还一起打德州扑克、一起学画画,玩得最多的当然是桥牌。

当兵的人忘不了打仗时结下的友谊,那是多少年互相照应形成的情谊。我对我的朋友也怀着同样的感情。

我的另一位好朋友,查理·芒格,是他帮我转向购买好生意,不再像从前那样捡垃圾。查理的商业能力、聪明智慧自然是一流的,但我更欣赏的是他的为人处世。在我们多年的合作中,我们俩都受益颇多。

Q:本·格雷厄姆是您的老师,您盛赞格雷厄姆,认为自己的成功源于格雷厄姆的教诲。但是,以创造的财富衡量,格雷厄姆与您相距甚远。请问,为什么会这样?

WEB:格雷厄姆不看重钱。投资只是他的一个副业,他还写剧本、翻译希腊语的书等等。格雷厄姆不把财富积累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他大学时是文科生,后来立志投身华尔街,相信文科生也能在金融业取得一番成就。

格雷厄姆不热衷于赚钱。当年,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赚大钱的好机会,兴冲冲地去找他,我说“我们要发了!”可他根本不在意(他的合伙人杰瑞·纽曼倒是很在意)。

格雷厄姆写书是因为他天生有学者气质。他希望用每个普通人都能看懂的方法把投资讲明白。格雷厄姆希望研究出一个方法,让爱荷华州的一名牙医能照着做,让没有深入知识的人也能用这套方法赚钱。他希望研究出一种所有人都可以用的量化方法。

阅读《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可以将格雷厄姆的智慧总结为三个要点:1)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2) 股市短期是投票器、长期是称重机;3) 安全边际。

Q:目前伯克希尔持有 400 亿美元的现金,您打算如何投资这些现金?

WEB:我们今年的投资比较多,例如,投资了 34 亿美元收购太平洋公司 (PacifiCorp)。现在的收购机会,竞争还是很激烈。很难找到花 5 角钱买 1 元钱的机会,所以我们要考虑花 8 角钱买 1 元钱是否合理。400 亿美元拿在手里,对我和查理来说,是个心思。找不到机会虽然难受,但乱投资要遭殃。

早晚有一天,市场一定会发生变化,我们一定有机会。我们要时刻准备着行动。1998 年就出了机会。当时,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崩盘,固定收益证券出现了大机会。在那种情况下,一定要让自己和市场的恐惧绝缘。我那时正在和盖茨一家度假。假如我不是身在黄石公园,而是在纽约,我们能赚 20 亿美元。

Q:您不相信半强式有效市场理论,请问您如何反驳该理论?

WEB:我怎么能认同这样的理论呢?市场是相当有效的,大多数股票的价格是合理的。“股价大多数时候合理”,“股价永远合理”,这两种说法有天壤之别。因为这个天壤之别,有人发家致富,有人长期贫穷。举个例子,当年,股市给华盛顿邮报的报价是 1 亿美元。当时的华盛顿邮报,假如拍卖的话,哪怕把地点选在荒岛上、把时间选在深更半夜里,都一定有人游泳前来,而且至少出价 4 亿美元。这样的市场怎能称之为有效?

投资者只有下功夫挖掘,才找得到这样的投资机会。1950 年代,穆迪手册和标普手册是提供信息的好帮手。[此时,巴菲特向学生们展示了 1951 年版的《穆迪银行和金融手册》。他把手册翻到了第 1431 页,其中列出了西部保险证券 (Western Insurance Securities) 的信息。] 找机会和淘金一样。西部保险证券 1949 年和 1950 年的每股盈利分别是 21.66 美元和 29.09 美元。1950 年,它的股价在 3-13 美元之间。我亲自去调研了这家公司,发现它一点问题没有。我在《斯科特堡报》(Fort Scott Newspaper) 上发布了广告,求购这家公司的股票。[巴菲特接着翻到了第 1443 页。]我再往下翻两页,这里是第 1443 页。找到金矿了!全美保险公司 (National American Insurance),每股盈利 29.02 美元,股价 27-28 美元。这家公司就在我当时在奥马哈工作的地方附近。我也去进行了调研,这家公司也没任何问题。教授们信奉市场有效理论,所以在他们眼里,这些股票的定价一定是对的!

现在问题来了,今天还有这样的机会吗?[这时巴菲特拿出了一本花旗银行编撰的《2004 年韩国股票手册》。]我在花旗银行的经纪人推荐我看一下这本韩国版的穆迪手册。他说,里面情况和 1951 年一模一样,他说得一点没错。我一翻,找到了很多估值低的好公司。用了五六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做出了一个包含 20-25 只股票、投入 1 亿美元的小型投资组合。

以其中的大韩面粉 (DaeHan Flour Mills) 为例,它在韩国面粉加工行业占据 25% 的市场份额,净资产是 206,000 韩元,公司持有 201,000 韩元的有价证券,市盈率只有 2 倍。市场绝对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效。有时候,能出现一些机会,抓住了,你就赚翻了。

教授们必须拥护有效市场理论,否则将被从学术圈里踢出去。

Q:请问今天我们去哪寻找投资机会?

WEB:第一步,分成两堆。把公司分成两堆,一堆是你能看懂的、能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另一堆是你看不懂的、无法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例如,口香糖公司和软件公司。自己一定要清楚,什么是自己能搞懂的,什么是自己搞不懂的。把所有搞不懂的或者难以预测的放到一堆,这一堆是“太难”(Too Hard)的。其他的放在另外一堆,挑出来以后,你下一步要大量阅读,了解公司所在的行业、收集公司的背景信息。大量阅读年报、季报等公告。通过阅读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我在分析之前不看股价。我先做功课,估算股票的价值,然后再和当前的市场报价比较。如果提前知道了价格,可能影响自己的分析。我们准备做一笔 50 亿美元的投资,我就是按我刚说的过程研究的这笔投资。

我年轻时赌马。所有马获胜的概率加起来是 100%。有时候,在一场马赛中,能发现赛马术语中所说的“overlay”(译注:overlay 是指,玩家通过自己的评估方法认为,与公众投注确定的获胜概率相比,一匹马实际上具有更高的获胜概率)。我们是在股市中寻找 overlay,就像寻宝一样。要挖掘到更多投资机会,投资者需要扩大自己的能力圈。我在这么多年的投资之中,一直在扩大自己的能力圈。1951 年,我只需要搞懂保险公司就可以了,那时候保险公司的机会足够我用了。

Q:当前的大学生应当如何找工作?

WEB:[巴菲特给出的回答仍然和往常一样:做自己喜欢的事,别担心钱……]。别做自己无法全身心投入的工作,别和自己不喜欢、不信任的人共事。

Q:关于捐款做慈善的想法?

WEB:怎么捐款做慈善,可以从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来考虑:“每花一元钱,如何能救更多人的命?”盖茨捐了 300 亿美元,他捐了很多钱用于治疗疟疾。盖茨做慈善,就是从这个问题出发,他考虑的不是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哪座大楼。他的做法特别合理。

该如何捐赠?是最终去世时捐?还是每年都捐?25 年前,我能捐的数额起不了多大作用,按盖茨做慈善的方法,我帮不上什么大忙。现在好多了,我能出更多力了。

Q:金价创下历史新高,您如何看待投资黄金?

WEB:全世界每年开采价值 500 亿美元的黄金,而实际使用的需求没那么多。1900 年金价每盎司 20 美元,1935 年涨到每盎司 35 美元,1970 年代每盎司 20 美元。现在,金价每盎司 500 美元。黄金不能创造收入,倒是需要存储和保险费用。标普指数、道指都比黄金表现好,更何况投资股票还有股息。从长期投资的角度来看,黄金不值得投资。事实必然如此,因为黄金本身的内在价值就不高。石油以及其他一些大宗商品的实用价值都比黄金高多了。我喜欢始终能生钱的资产,黄金不会下蛋。

Q:Anheuser Busch 计划提升中国的业务量,是否可以通过投资 AB 这样的美国公司来实现全球投资?

WEB:海外业务占比较高的美国公司很少,靠投资美国公司来实现全球投资,不太可行。

拿 Anheuser Busch 来说,它进入中国当然比不进入好,但是中国的业务只占它总业务的很小一部分,我几乎在估值中将它的中国业务忽略不计。在中国投资很难。我们唯一直接投资的是中国石油。中国石油是一家拥有 50 万员工的大公司,然而五年前我对它一无所知。三年前,我读了一份报告,觉得中石油有投资价值,那时它的估值只有其他石油巨头的三分之一。我当然希望中石油的资产在美国,那就好了,但我又不想花 3 倍的价钱买。我读了中石油的年报,白纸黑字写着公司计划每年将利润的 40% 用于分红。今年,我们拿到了股息 1 亿美元,我们一共才投资了 4 亿美元。

投资中国的银行和保险公司,我不太放心,毕竟我看不懂中国银行和保险公司的现在和未来。

Q:很多人向您请教问题,在您印象中,别人向您提出的最好的问题是什么?

WEB:我知道我自己向别人提出的最好的问题是什么,是问我妻子是否愿意嫁给我。她的回答也许是她答得最坏的!

[巴菲特停顿片刻] 这样吧,你说说,别人问你的最好的问题是什么,我来答。在所有我回答的问题中,最好的问题是那些让我讲自己的人生经验的。这些问题,年轻人答不上来。无论男还是女,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决定都是选择伴侣。最重要的工作都是养儿育女。孩子五岁之前的那几年特别重要。盖茨一家把子女培养得很好,他们费了很多心思。

Q:您特别富有,一些人总向您索取,您如何远离这样的人?

WEB:我很多朋友是我在年轻的时候就结交了的,不是因为我有钱了才和我成为朋友。富二代其实才不好交朋友,我本人算不上富二代。现在很多人给我写信,特别是很多在监狱的人给我写信,甚至还有监狱里的桥牌爱好者给我写信。

更多的钱并不能给生活带来太大的改变。我也改变不了内布拉斯加州和堪萨斯州的橄榄球比赛分数!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睡觉(每晚睡七个小时,还是躺在一样的床垫上,你也可以去内布拉斯加家具城买同款的)。我边听 iPod 边在跑步机上锻炼,你也可以啊。在座的各位,都比当年的洛克菲勒过得更好。

现在,你们是大学生,正是投资自己的年龄,现在投资,将来才能获益。你们自己就是自己的资产,努力提升自己吧。给你 1 亿又如何?你不还是你?(Adding $100 million to that asset won't change you that much.)

Q:最近,一些美国公司的造假行为被曝光,政府是否应答加大惩处力度?

WEB:艾略特·斯皮策 (Spitzer) 为社会做了一件好事。Millennium Partners 同意庭外和解,支付了 1.8 亿美元的罚款。Millennium Partners 已经身败名裂了。经过斯皮策的揭发,所有基金或保险公司都怕当众出丑,不敢再犯类似问题。查理总是说,每年公开绞死几个,对社会功德无量……
查理只是打个比方。媒体曝光比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 (Sarbanes-Oxley) 更有效力。斯皮策可能略有越界,但最终他给社会做了大好事。

(完)

雪球转发:65回复:27喜欢:177

全部评论

王晨-猩猩03-05 18:50

“我在分析之前不看股价。我先做功课,估算股票的价值,然后再和当前的市场报价比较。如果提前知道了价格,可能影响自己的分析。”

专注大机会2019-03-29 12:24

做投资,不是追求在 4 分钟内跑完 1 英里。假如我的目标是 4 分钟内跑完 1 英里,跑进了 4 分钟,我就没别的追求了。在投资中,总有新问题,总有新乐趣,而且新问题与旧问题总是很相似,我可以用上过去学到的知识。

400 亿美元拿在手里,对我和查理来说,是个心思。找不到机会虽然难受,但乱投资要遭殃。

我怎么能认同这样的理论呢?市场是相当有效的,大多数股票的价格是合理的。“股价大多数时候合理”,“股价永远合理”,这两种说法有天壤之别。因为这个天壤之别,有人发家致富,有人长期贫穷。

Q:请问今天我们去哪寻找投资机会?

WEB:第一步,分成两堆。把公司分成两堆,一堆是你能看懂的、能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另一堆是你看不懂的、无法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例如,口香糖公司和软件公司。自己一定要清楚,什么是自己能搞懂的,什么是自己搞不懂的。把所有搞不懂的或者难以预测的放到一堆,这一堆是“太难”(Too Hard)的。其他的放在另外一堆,挑出来以后,你下一步要大量阅读,了解公司所在的行业、收集公司的背景信息。大量阅读年报、季报等公告。通过阅读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我在分析之前不看股价。我先做功课,估算股票的价值,然后再和当前的市场报价比较。如果提前知道了价格,可能影响自己的分析。我们准备做一笔 50 亿美元的投资,我就是按我刚说的过程研究的这笔投资。

我年轻时赌马。所有马获胜的概率加起来是 100%。有时候,在一场马赛中,能发现赛马术语中所说的“overlay”(译注:overlay 是指,玩家通过自己的评估方法认为,与公众投注确定的获胜概率相比,一匹马实际上具有更高的获胜概率)。我们是在股市中寻找 overlay,就像寻宝一样。要挖掘到更多投资机会,投资者需要扩大自己的能力圈。我在这么多年的投资之中,一直在扩大自己的能力圈。1951 年,我只需要搞懂保险公司就可以了,那时候保险公司的机会足够我用了。

现在,你们是大学生,正是投资自己的年龄,现在投资,将来才能获益。你们自己就是自己的资产,努力提升自己吧。给你 1 亿又如何?你不还是你?

专注大机会2019-03-22 15:06

做投资,不是追求在 4 分钟内跑完 1 英里。假如我的目标是 4 分钟内跑完 1 英里,跑进了 4 分钟,我就没别的追求了。在投资中,总有新问题,总有新乐趣,而且新问题与旧问题总是很相似,我可以用上过去学到的知识。

阅读《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可以将格雷厄姆的智慧总结为三个要点:1)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2) 股市短期是投票器、长期是称重机;3) 安全边际。

市场是相当有效的,大多数股票的价格是合理的。“股价大多数时候合理”,“股价永远合理”,这两种说法有天壤之别。因为这个天壤之别,有人发家致富,有人长期贫穷。市场绝对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效。有时候,能出现一些机会,抓住了,你就赚翻了。教授们必须拥护有效市场理论,否则将被从学术圈里踢出去。

请问今天我们去哪寻找投资机会?
第一步,分成两堆。把公司分成两堆,一堆是你能看懂的、能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另一堆是你看不懂的、无法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自己一定要清楚,什么是自己能搞懂的,什么是自己搞不懂的。把所有搞不懂的或者难以预测的放到一堆,这一堆是“太难”(Too Hard)的。其他的放在另外一堆,挑出来以后,你下一步要大量阅读,了解公司所在的行业、收集公司的背景信息。大量阅读年报、季报等公告。通过阅读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我在分析之前不看股价。我先做功课,估算股票的价值,然后再和当前的市场报价比较。如果提前知道了价格,可能影响自己的分析。

要挖掘到更多投资机会,投资者需要扩大自己的能力圈。我在这么多年的投资之中,一直在扩大自己的能力圈。

我喜欢始终能生钱的资产,黄金不会下蛋。

专注大机会2019-03-14 13:21

第一步,分成两堆。把公司分成两堆,一堆是你能看懂的、能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另一堆是你看不懂的、无法做出符合逻辑的预测。例如,口香糖公司和软件公司。自己一定要清楚,什么是自己能搞懂的,什么是自己搞不懂的。把所有搞不懂的或者难以预测的放到一堆,这一堆是“太难”(Too Hard)的。其他的放在另外一堆,挑出来以后,你下一步要大量阅读,了解公司所在的行业、收集公司的背景信息。大量阅读年报、季报等公告。通过阅读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我在分析之前不看股价。我先做功课,估算股票的价值,然后再和当前的市场报价比较。如果提前知道了价格,可能影响自己的分析。我们准备做一笔 50 亿美元的投资,我就是按我刚说的过程研究的这笔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