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合伙人信(1968 年 11 月 1 日)

致各位合伙人:

随信附上两份 1969 年的承诺书,一份由你保留,一份寄还给我们。你可以在 12 月 31 日零点之前修改承诺书,所以请尽早返还给我们,如果需要更改,提前写信或打电话给我们即可。12 月 31 日,承诺书最终生效,不可更改。因为我会将承诺书转交给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所以此项规定没有例外。

随信同时附上一份每年必备的“基本原则”,帮助各位每年把理念强化一次。

目前,税收情况与 8 月 27 日信中所述一致。在年底之前,我们很可能会进行一笔或多笔对纳税情况有重大影响的交易。12 月 24 日,我们会寄给大家一封信,确认各位的承诺书,如果预期纳税情况有变,会在这封信中向各位报告。

我们持有多元零售公司 80% 的股份。年末,我们打算将这部分权益的估值定为 8,800, 000 美元。这部分权益去年的估值是 7,200,000 美元,我们买入的初始成本是 4,800,000 美元。我们仍然使用去年的估值方法,即成本加归属于我们的留存收益。
我们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 70% 的股份。年末,我们对这部分权益的估值是每股 31 美元。我在先前的信件中已经说过:市场价格支配的是少数股东权益的价值,对控股权益估值没多大意义。在对控股权益估值时(这是从商业角度进行的估值,不是股市里的估值),主要决定因素是资产价值和盈利能力。今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我们将它的估值从去年的每股 25 美元提升到今年的 31 美元完全合理。去年我们的估值是 25 美元,当时的市场价值比 25 美元低;今年我们的估值是 31 美元,现在的市场报价比 31 美元高,这么一对比,大家就知道市场价值是次要的了。

每年这个时候,总会有合伙人问我,合伙基金是否还不接受新合伙人。我总是毫不含糊地回答:“对。”这个规定没有例外, 我没办法,只能把现有合伙人的配偶、儿子、女儿、孙子、孙女等等都拒绝了(“等等”二字省略的内容,请各位自行补充)。有些合伙人已经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很难拒绝他们,但是允许新成员加入,会损害所有现有合伙人的利益,而且我也不愿意区别对待各位合伙人,答应这个,不答应那个。
还有合伙人询问能否将合伙人基金权益转移到信托。因为合伙基金权益是不可转让的,而且信托属于新合伙人,所以这个做不到。1961 年财政部寄发给我们的税收信函规定我们是合伙性质,纳税地位有别于公司法人,另外,根据我们的合伙基金合同,以及联邦所得税对合伙性质纳税实体的一般规定,都不允许将合伙基金权益转移到信托。

今年的业绩仍然高于我的预期。我们今年和往年不一样,大部分时间都持有大量可以作为现金等价物的证券,而且有价值的机会星星点点,但是无论按照新标准还是旧标准衡量,我们的业绩都相当好。道指目前上涨了 8% 左右,年中时我们领先道指 15 个百分点,现在我们领先的要更多一点。我们能在 1969 年能用得上的投资机会现在还一个都没有。

再提醒各位一下,请尽快将承诺书寄给我们,看谁能赢得“年度合伙人”大奖(这是个荣誉奖,没奖金)。

沃伦 E. 巴菲特谨上
雪球转发:26回复:14喜欢:92

全部评论

shadowkeke2017-07-19 07:48

把不坚定的合伙人洗出去了

无尽的航行2016-07-24 16:28

老巴仓位不满还取得如此高的收益,厉害!

neng2016-07-15 22:00

"有些合伙人已经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很难拒绝他们,但是允许新成员加入,会损害所有现有合伙人的利益,而且我也不愿意区别对待各位合伙人,答应这个,不答应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