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每日期刊股东会记录——问题41-49

问题 41:好的。这个问题来自缅因州伍尔维奇的 Peter North。他说:“疫情之前,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保持在将近 20% 的水平。在两党轮流执政的大背景下,这一现象有其深层次的原因。如今,随着人口出生率下降,政府的财政赤字将进一步走高。目前,将未落实的社保和医保资金计算在内,美国的财政赤字率高达 33%。美国背负着 30 万亿美元的巨额负债,在利率上升之后,我们需要偿还更多的利息。如今的利息支出占美国总支出的 6%。将来一旦利息成倍增长,我们必然面临雪上加霜的局面。我们怎样才能让公众以及政府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及早采取行动?”

芒格:债务负担如此沉重,想一想,只要多印些钞票,就能把欠的钱还上,这么简单的解决办法,对政府、对美联储都有很大的诱惑力。但是,印钞只是权宜之计,在短期内,问题似乎能得到解决,但会埋下长期隐患。

当年的魏玛德国疯狂印制钞票,后来怎么样了?整个国家垮掉了,希特勒趁机攫取了政权。超发货币的风险很大,后果可能很严重。上一次,我们加码印钞,没什么事,可以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又没什么事,可以再来一次。政府一次又一次加码,会把我们带到危险的境地。没完没了地搞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把国家搞垮了。

我们不能再这么玩火了,该收手的时候,要收手。日本也发行了大量货币,但日本没什么事。日本没事,我们美国未必没事。

问题 42:来自休斯顿的 Frank Wang 问道:“不考虑税收问题,我打算现在空仓,全部持有现金,在未来 12 个月里,等到出现了好机会,我再进场。您觉得我的想法可行吗?”

芒格:持币观望,盼着有好机会的时候再投资,这样的事,在我整个的投资生涯中,我从来没做过。我从来都是在自己能找到的机会中,选择最好的去投资。我过去如此,现在也不会改变。现在每日期刊没什么现金,都投出去了。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但是,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不是因为伯克希尔预测市场会跌,想等到下跌以后再出手。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只是因为没找到值得买的好机会。你提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做法。

问题 43:这个问题是 V.J.V 问的:“2020 年年初,股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伯克希尔为什么没有趁此机会买入更多公司?是因为在收购新公司方面,管理层的态度变得保守了吗?当然了,几年前,伯克希尔买入苹果公司的股票,收获颇丰,这笔投资做得非常漂亮。”

芒格:不是我们变得保守了。我们没有进行新的收购,是因为我们找不到价格合适的机会。就这么简单。别人把价格抬得太高了。很多资金做收购,并不是为了长期持有,而是为了赚管理费。私募股权基金热衷于收购,它们追求资产规模,管理的资产规模越大,它们收的费用越多。

花的是别人的钱,出手当然大方了。我们用的是自己的钱,我们像管理自己的钱一样,管理股东的钱。伯克希尔持有一部分闲置资金,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就拿每日期刊公司来说,次贷危机爆发后,出现了止赎潮,我们通过止赎权公告业务赚了 3000 万美元,正是因为当时我们手里有这 3000 万美元,我们才抓住了绝佳的投资机会。手里有现金,才进退从容。另外,因为每日期刊公司财力雄厚,我们开展软件业务,更容易获得政府部门的信任。我们不缺钱,政府部门更信得过我们,我们也确实值得信任。

我知道,有些股东觉得未来很复杂、很困难,你们对未来有很多担心。我想送你们一句话。这句话是哈佛法学院的一位老教授对我说的,他说:“查理,有什么问题,告诉我,我让你更困惑。”我觉得这位老教授是在启发我、激励我。我现在也用同样的话启发和激励你们。你们有担心、有疑虑是对的,这证明你们在思考。你们在思考,这是对的。你们思考的问题也是对的,例如,通货膨胀问题、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问题 44:这个问题是 Michael Fontana 问的。他说:“我有一位邻居,是一位很优秀的小伙子,今年 22 岁,在特斯拉通用电气实习过,现在在普渡大学 (Purdue University) 读书。我在油田工作过 37 年,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他对高科技十分在行。我们经常一起探讨投资。这个小伙子的投资风格很激进,他最关注的是人工智能和成长股。我想劝他更稳一些,以追求稳定的股息收入为主。芒格先生,请问您怎么看?”

芒格:投资风格因人而异,没有一种投资风格是适合所有人的。有的人就有那个天赋,他们能看懂难以估值的东西,他们有能力做高难度的投资。有的人,没那么大的本事,那就不要逞能,还是选择自己能看懂的比较好。一定要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大。把钱交给别人管理的话,要清楚你的基金经理能力有多大。你怎么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能力大小。

如果你觉得现在的投资很难做,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好,那就对了。“难”是人生的常态。你觉得难的话,说明你的脑子是清醒的,投资当然难了。和我们这代人相比,现在的年轻人,太难了。现在的年轻人,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获得财富,必须比我们那时候付出远远更多的努力。

在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想买一套像样点的房子,得多少钱啊?另外,所得税可能还会越来越高。投资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我生活的这过去 98 年,是分散投资股票的黄金年代。只要持有分散的投资组合,指数变化的时候,跟着调整一下,例如,加入苹果和 Alphabet 等公司的股票,就能实现很高的投资收益率。

在过去几十年里,投资指数,能实现 10%、11% 左右的收益率,即使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也能实现 8%、9% 的收益率,这样的收率已经非常高了。在世界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代人取得过这么高的投资收益率。现在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他们未必能像我们这代人一样,拥有那么好的投资机会。他们做投资不可能像我们那时候那么容易了。

问题 45:这个问题是 Steve 问的。他说:“关于当前的经济和股市,您最担心的是什么?您感到最乐观的是什么?”

芒格:在我们的文明社会中,科学技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是最让人感到乐观的。现代文明中的伟大成就基本上是在过去两百年里实现的。从 1922 年到 2022 年,在这过去 100 年里,我们实现了现代文明中的绝大部分成就。在 1922 年之前的 100 年里,我们也实现了现代文明中的许多成就。在过去两百年之前的几千年里,人类社会基本上是一成不变的。古代人的生活环境非常恶劣,寿命很短,生活很单调。古代没有印刷机、没有空调、没有现代的医药。文明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能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

在 1922 年之前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蒸汽机、蒸汽船、铁路,改进了农业技术,改进了排水管道。在 1922 年之后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覆盖范围广泛的电网、现代医药、汽车、飞机、电影、空调。人类的福祉实现了巨大的进步。我们的先辈生活很苦,想要三个孩子,必须生六个,因为有三个孩子会在襁褓中夭折。眼看着自己一半的子女死去,那是多大的痛苦啊。在过去 200 年里,特别是在过去 100 年里,人类文明实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进步。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人们的基本需求完全能够得到满足。在美国,穷人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肥胖。过去,人们的问题是吃不饱。现在,人们的问题是太胖了。时代真的变了。

令人想不到的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更自由了,人与人之间更平等了,人们能享受到现代文明的种种便利,但是与过去生活很苦的时候相比,人们反而更不幸福了。其实,原因很简单。驱动世界发展的,不是贪婪,而是嫉妒。

现在,所有人的生活都比过去好了很多倍,但人们不把这个当回事。人们盯着的是别人比自己过得更好,人们总是因为别人有这有那,自己没有,而耿耿于怀。难怪古时候,上帝教导摩西,不可贪恋他人的妻子、牛驴以及一切。在古代的犹太人之间,就已经存在嫉妒了。由此可见,嫉妒是人的天性。

像我这么大岁数的人,我们经历过大萧条,那时候的生活特别苦。我小时候,天黑了,还可以在奥马哈的街头无忧无虑地闲逛。现在我们的日子好过了,但让我想不到的是,天一黑下来,我在洛杉矶的街头散步,会担心治安问题。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改变现状。生活水平提高了六倍,但很多人觉得非常不幸福,甚至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因为总是有别人比自己得到的更多。我很早就找到了克制嫉妒的方法。我谁都不嫉妒。别人爱有什么有什么,我根本不在乎。但是,很多人的嫉妒心非常重。更可恶的是,有些政客为了自己升官,挑唆人们的嫉妒心理。有些电视节目专门火上浇油,激化社会矛盾。

犹太人在《旧约》中说得很对,我们不应该嫉妒别人。我们不应该听信别人的挑唆,任由嫉妒心理作祟。话说回来,炫富有什么好的?戴个劳力士手表有什么用?想被抢劫犯盯上吗?人们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实现高消费,能在别人面前炫富。人们的欲望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我建议年轻人避免高消费,那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远离高消费,远离炫富。欲望的满足无法带来幸福。但是,人们对欲望的追求,确实推动着文明的发展和进步。

贝琪·奎克:这个问题来自 Jerry Miller。请您继续。

芒格:人们的欲望越多,失落感也越强。哈佛大学的史蒂文·平克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学者。他告诉我们,人们各方面的生活水平比过去好了很多,但是人们普遍觉得,社会越来越不公平了。生活越来越好,人们的幸福感却越来越低。现实就是这么矛盾。

问题 46:这个问题来自威斯康星州霍巴特的 Jerry Miller。他想请您总结一下您与沃伦·巴菲特在这一生之中亲密无间的合作。他在来信中写道:“请问您和沃伦经历过的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您和沃伦经历过的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你们两人如同亲兄弟一般。你们这对好搭档堪称美国的国宝。愿上帝始终保佑你们。”

芒格:我们都是快要见上帝的人了。谁知道人死后会是怎样的?

沃伦和我,在我们俩的合作过程中,我们取得了很多成绩,也获得了很多快乐。在我们的合作过程中,最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我们能够与很多优秀的人携手开创事业。在每日期刊这个小公司中,我和盖瑞共事,也获得了很多成功和喜悦。你说呢,盖瑞?

盖瑞·萨尔兹曼:是啊,和您一起共事,我很荣幸。

芒格:能和优秀的人走到一起,我很荣幸。能和优秀的人一起做一些事,我很荣幸。我们不像其它很多公司,我们没有沾染上官僚风气。我们没被困难打倒,我们抓住了机会。我们很幸运。

我们靠的是什么?就是那些老生常谈的美德。盖瑞和我,我们没什么秘诀。我们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尽量保持脑子清醒,勇敢面对种种困难。只要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做到了,你就能成功。

上天眷顾,沃伦和我的运气非常好。从我们的成功中,你们可以学到一些东西。举个例子,很多人必须给性格暴躁的老板打工。很多老板好像有神经病一样,动不动就大发雷霆。在这样的老板手下做事,真是遭罪。沃伦和我没碰上这样的麻烦,这是我们的福气。

问题 47:查理,这个问题是 Kumar 问的。“我感觉您很幸福,很知足。请问您的幸福从何而来?您有什么幸福的秘诀吗?”

芒格:别人问我怎么才能幸福?我总是回答说,降低你的预期,也就是让你的预期更符合现实。在生活中,一个人总是有很多不切实际的预期,他就好像笼子中的鸟,明明飞不出去,却一个劲地扑腾,不断用翅膀拍打笼子,最后只能撞得头破血流。何苦呢?你的预期要符合现实。生活中有苦有甜,一切要坦然接受。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好人。多结交好人,多和好人来往,不好的人,离他们远远的。

问题 48:还剩最后两个问题。这个问题来自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的 Wes Roddy。他的问题是:“请问在您丰富多彩的投资生涯中,哪笔投资是您最得意的?哪笔投资是最糟糕的?为什么?”

芒格:我想说的一笔投资是《世界百科全书》(World Book Encyclopedia)。在伯克希尔做过的投资中,这笔投资很少有人提及。我是看《世界百科全书》长大的。我小时候,推销员挨家挨户上门推销这套百科全书。在编写《世界百科全书》之前,编辑人员将英语单词按照难度划分了等级,他们只在词条解释中使用简单的单词,而且他们在撰写内容方面非常用心。即使是普通的小孩子,也能不费力地读懂《世界百科全书》。在很多年里,通过投资这套百科全书,伯克希尔每年能获得 5000 万美元的税前利润。能投资《世界百科全书》,我感到很自豪,毕竟,我是读这套书长大的,而且这笔投资很成功,每年能赚 5000 万美元。

没想到,突然杀出来个比尔·盖茨,他在微软的电脑软件中免费赠送电子版百科全书。我们的 5000 万美元就这么没了。现在,《世界百科全书》主要销售给图书馆,每年只能带来几百万美元的利润。《世界百科全书》还是一套好书,还是一套很好的产品,但是它已经不再流行了,也不能给我们创造丰厚的利润了。《世界百科全书》的没落是文明的损失。《世界百科全书》曾经是我的骄傲,但现在它已经风光不再,也失去了赚钱能力。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创造性破坏。

有些东西,失去以后,是无法取代的,会非常令人怀念。现在的小孩子喜欢看电视,我觉得《世界百科全书》对他们更有益。我小时候读《世界百科全书》,学到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整天只知道看电视,不读《世界百科全书》,现在的孩子还真不如我们那时候。看电视也有看电视的好处。

贝琪·奎克:查理,这是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 Matt McAllister 问的……

芒格:补充一句,我并没因为《世界百科全书》没落了而陷入悲伤。我已经学会适应了。我只是怀念《世界百科全书》,仅此而已。

问题 49:最后一个问题来自 Matt McAllister。首先,他想向您表达感谢,感谢您无私地分享,让我们领略到智慧的奥妙。他的问题是:“请告诉我们,您最敬重的五个人是谁?我们也想向他们学习。”

芒格:让我选出我最敬重的一个人,我选不出来。在和我同一时代的人里,新加坡的李光耀可以说是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李光耀的一生非常了不起。我见证了很多人类的伟大行为。例如,二战后,美国实施了马歇尔计划,为人类做了一件好事。

我也看到了很多我不想看到的行为,例如,美国两党之间尖锐的仇恨。随着国家越来越富裕,逐渐提升社会保障体系的覆盖能力,这是应该的。我们这么富裕的国家,应该建立一套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

你们知道社会保障体系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吗?是德国的奥托·俾斯麦 (Otto Bismarck)。俾斯麦人称“铁血首相”,他的权力比德国皇帝还大。社会保障体系是俾斯麦想出来的。没人记得奥托·俾斯麦的这项功绩,但他确实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做出了重大贡献。世界就是这么复杂,有些事很难说清楚。奥托·俾斯麦是社保制度的创造者,我们应该把他的画像挂在墙上。

贝琪,问题问完了吗?

贝琪·奎克:问完了。查理,感谢您花时间解答大家的问题。盖瑞,也谢谢您。还要感谢所有发送问题的股东,感谢大家参加每日期刊公司的股东会。

芒格:不是我们想成为什么大师,让全世界的人听我们讲话。以前,我们和我们的股东非常熟。我们觉得,既然大家每年就来这么一次,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地回答大家的问题。就这样,好多年过去了,股东年复一年地向我们提出五花八门的各种问题,我们就年复一年地耐心解答。既然大家愿意听我们说,我们就一直把这件事做下来了。沃伦和我不想成为大师,是大家把我们捧出来的。在股东会上回答这么多问题,以前我真有些不适应,因为我平时很少讲这么多话。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但愿大家也习惯了。

贝琪·奎克:是的,我们早就习惯了听您讲话。

芒格:好,今年的会就到这。

……(完)

雪球转发:206回复:139喜欢:287

精彩评论

泳乐浮沉03-11 23:56

读完所有部分,我觉得芒格不是美国人,他说的就是中文。感谢ranran。

渭水春江03-12 11:43

感谢ranran——芒格金句
1、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在买什么、卖什么。监管部门要求我们披露的,我们就披露,否则我们不透露我们的证券买卖活动。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
2、很多理智的投资者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选择自己觉得踏实的东西投资。
3、价值投资永不过时。以较低的价格,买入较高的价值,这是投资的本质。投资要做得好,买入的价格必须低,买到的价值必须高。这个最基本的道理永不过时。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他们只知道看股价的涨跌。
4、过度的分散没什么好处。很多人主张分散投资。要我说,能找到 4 个绝佳的投资机会,你就得谢天谢地了。金融学教授告诉学生,投资要分散。很多基金经理觉得高度分散才能显示出他们的专业。追求高出平均水平的投资收益,找到 4 个绝佳的机会,就足够了。4 个好机会已经足够了,非要找到 20 个,那是痴心妄想。大多数人的能力有限,没那个脑子,找不到 20 个好机会。
5、如果对我有一些了解,你就会知道,预测在短期之内,罗素 2000 指数和标普指数哪个表现更好,这样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我根本不知道哪个指数能有更好的表现。其实,这样的问题,我连想都不想。我只考虑哪里有好的投资机会,适合芒格家族、伯克希尔或每日期刊公司买入。潮水有起有落,我不妄想预测潮水的起落,我只想着自己怎么能游得好一些。
5、如果你做长期投资,无论是投资股票,还是投资房地产,我可以告诉你,一定既有哀鸿遍野的时候,也有蓬勃兴旺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无论是遇到了好时候,还是遇到了坏时候,都要安然无恙地活下去。正如吉卜林的诗中所说:“它们其实都是幻象。”有白天,也有黑夜。你有什么受不了的吗?没有。有时是黑夜,有时是白天。有时是繁荣,有时是衰退。我始终相信,应该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坚持到底。
6、如果你管理自己的公司,因为是你自己的财产,你肯定会兢兢业业地把公司管好。如果你给别人打工,你就不会那么上心,你心里装着的是自己、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家庭,而不是公司。我发现,在一个文明社会中,只有在管理者管理的资产中,一大部分是他自己的,他才能做好管理工作。……
7、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是会给自己的谋生方式找出很多合理化的理由。其实,在大多数人的谋生方式中,都存在一些不那么符合道德规范的事,特别是在金融、财富管理这样的行当。人们在做决定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利益摆在第一位,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二位,人性天生如此。你想找个负责的基金经理,把自己的养老钱托付给他管理,可真不好找。
8、这就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用人之道:完全放权,几乎撒手不管。
9、公司一旦患上了官僚病,效率低下,浪费严重,根本没法管理。官僚病是一种非常难治的病。多少患上了官僚病的大公司都死了。有的公司,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但它们还活着,原来的生意还继续着。有的公司,原来的生意是彻底没法做了,只能把资本撤出来,原来的生意没了,但钱还在。伯克希尔属于后者。伯克希尔从三个生意很烂的公司起家,这三个公司的生意都做不下去了,但我们把钱从这三个公司中挪了出来。时至今日,伯克希尔已经成为全美国资产负债表上净资产最雄厚的公司。伯克希尔怎么就能这么成功呢?伯克希尔不像其它大公司一样,容易染上官僚病。我们伯克希尔总部根本没几个人,在巨大的商业帝国顶部,只有那么几个人负责管理,我们不会染上官僚病。伯克希尔是其它公司学不来的。伯克希尔的成功是机缘巧合的结果。从某些方面来说,每日期刊公司是迷你版的伯克希尔。
10、再好的公司,价格也不能没个边。
11、持币观望,盼着有好机会的时候再投资,这样的事,在我整个的投资生涯中,我从来没做过。我从来都是在自己能找到的机会中,选择最好的去投资。我过去如此,现在也不会改变。现在每日期刊没什么现金,都投出去了。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但是,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不是因为伯克希尔预测市场会跌,想等到下跌以后再出手。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只是因为没找到值得买的好机会。手里有现金,才进退从容。
12、投资风格因人而异,没有一种投资风格是适合所有人的。有的人就有那个天赋,他们能看懂难以估值的东西,他们有能力做高难度的投资。有的人,没那么大的本事,那就不要逞能,还是选择自己能看懂的比较好。一定要清楚自己的能力有多大。把钱交给别人管理的话,要清楚你的基金经理能力有多大。你怎么投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能力大小。如果你觉得现在的投资很难做,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好,那就对了。“难”是人生的常态。你觉得难的话,说明你的脑子是清醒的,投资当然难了。和我们这代人相比,现在的年轻人,太难了。现在的年轻人,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获得财富,必须比我们那时候付出远远更多的努力。
13、沃伦和我,在我们俩的合作过程中,我们取得了很多成绩,也获得了很多快乐。在我们的合作过程中,最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我们能够与很多优秀的人携手开创事业。能和优秀的人走到一起,我很荣幸。能和优秀的人一起做一些事,我很荣幸。我们不像其它很多公司,我们没有沾染上官僚风气。我们没被困难打倒,我们抓住了机会。我们很幸运。我们靠的是什么?就是那些老生常谈的美德。我们没什么秘诀。我们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尽量保持脑子清醒,勇敢面对种种困难。只要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做到了,你就能成功。上天眷顾,沃伦和我的运气非常好。从我们的成功中,你们可以学到一些东西。举个例子,很多人必须给性格暴躁的老板打工。很多老板好像有神经病一样,动不动就大发雷霆。在这样的老板手下做事,真是遭罪。沃伦和我没碰上这样的麻烦,这是我们的福气。
14、别人问我怎么才能幸福?我总是回答说,降低你的预期,也就是让你的预期更符合现实。在生活中,一个人总是有很多不切实际的预期,他就好像笼子中的鸟,明明飞不出去,却一个劲地扑腾,不断用翅膀拍打笼子,最后只能撞得头破血流。何苦呢?你的预期要符合现实。生活中有苦有甜,一切要坦然接受。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好人。多结交好人,多和好人来往,不好的人,离他们远远的。
15、我想说的一笔投资是《世界百科全书》(World Book Encyclopedia)。在很多年里,通过投资这套百科全书,伯克希尔每年能获得 5000 万美元的税前利润。没想到,突然杀出来个比尔·盖茨,他在微软的电脑软件中免费赠送电子版百科全书。我们的 5000 万美元就这么没了。现在,《世界百科全书》主要销售给图书馆,每年只能带来几百万美元的利润。《世界百科全书》还是一套好书,还是一套很好的产品,但是它已经不再流行了,也不能给我们创造丰厚的利润了。《世界百科全书》的没落是文明的损失。《世界百科全书》曾经是我的骄傲,但现在它已经风光不再,也失去了赚钱能力。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创造性破坏。有些东西,失去以后,是无法取代的,会非常令人怀念。

漠上阡陌03-13 17:05

拾人牙慧(查理2022对问题40的回答):机器替代人是大势所趋。我不知道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是肯定有很多人需要适应新的发展。有的人本来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结果被机器人替代了,这样的人会受到冲击。就像当年的柯达公司一样,本来生存的好好的,突然新技术问世了,柯达的产品被淘汰了,柯达受到了冲击。柯达能怎么办?除了被淘汰,还能怎么办?很多人接受不了被淘汰的命运。我觉得这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结果。

个人总结:在资本对利益最大化的推动下,控制成本是资本世界的大趋势,劳动力是成本的一部分,人类的大多数都是劳动力,被机器淘汰还能怎么办?重新学习一门没有被机器完全替代的技艺,或者只要求比机器成本更低的工资。规则的公开让更多不公平更加内化且深刻。

普通人为什么既要生产产品又要消费商品?不幸福来自于意识到自己的平庸而无能为力。驱动生活改善的是资本间的嫉妒,普通人的烦恼在于困惑自己怎么成为有用的柴火,在于困惑不知道除了成为柴火还能做什么,在于知道太多却没有资本。

中哥LIU03-12 16:06

这翻译是超一流的。多谢RanRan

unite_zhao03-11 21:59

芒格:不是我们想成为什么大师,让全世界的人听我们讲话。以前,我们和我们的股东非常熟。我们觉得,既然大家每年就来这么一次,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地回答大家的问题。就这样,好多年过去了,股东年复一年地向我们提出五花八门的各种问题,我们就年复一年地耐心解答。既然大家愿意听我们说,我们就一直把这件事做下来了。沃伦和我不想成为大师,是大家把我们捧出来的。在股东会上回答这么多问题,以前我真有些不适应,因为我平时很少讲这么多话。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但愿大家也习惯了。


我不得不说,兄的翻译,真叫到位。

我用谷歌翻译器+我的脑袋翻译,完全达不到兄的水平。

芒格老爷子,够体面,够局气。

全部评论

再平衡08-03 16:19

在 1922 年之前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蒸汽机、蒸汽船、铁路,改进了农业技术,改进了排水管道。在 1922 年之后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覆盖范围广泛的电网、现代医药、汽车、飞机、电影、空调。人类的福祉实现了巨大的进步。我们的先辈生活很苦,想要三个孩子,必须生六个,因为有三个孩子会在襁褓中夭折。眼看着自己一半的子女死去,那是多大的痛苦啊。在过去 200 年里,特别是在过去 100 年里,人类文明实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进步。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人们的基本需求完全能够得到满足。在美国,穷人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肥胖。过去,人们的问题是吃不饱。现在,人们的问题是太胖了。时代真的变了。
令人想不到的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更自由了,人与人之间更平等了,人们能享受到现代文明的种种便利,但是与过去生活很苦的时候相比,人们反而更不幸福了。其实,原因很简单。驱动世界发展的,不是贪婪,而是嫉妒。

您有什么幸福的秘诀吗?”
芒格:别人问我怎么才能幸福?我总是回答说,降低你的预期,也就是让你的预期更符合现实。在生活中,一个人总是有很多不切实际的预期,他就好像笼子中的鸟,明明飞不出去,却一个劲地扑腾,不断用翅膀拍打笼子,最后只能撞得头破血流。何苦呢?你的预期要符合现实。生活中有苦有甜,一切要坦然接受。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好人。多结交好人,多和好人来往,不好的人,离他们远远的。
作者:RanRan
链接:网页链接
来源:雪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险提示: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个人的意见,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水管工乔泽甘07-09 20:25

芒格:持币观望,盼着有好机会的时候再投资,这样的事,在我整个的投资生涯中,我从来没做过。我从来都是在自己能找到的机会中,选择最好的去投资。我过去如此,现在也不会改变。现在每日期刊没什么现金,都投出去了。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但是,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不是因为伯克希尔预测市场会跌,想等到下跌以后再出手。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只是因为没找到值得买的好机会。你提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做法。

快乐火山06-15 23:01

别人问我怎么才能幸福?我总是回答说,降低你的预期,也就是让你的预期更符合现实。在生活中,一个人总是有很多不切实际的预期,他就好像笼子中的鸟,明明飞不出去,却一个劲地扑腾,不断用翅膀拍打笼子,最后只能撞得头破血流。何苦呢?你的预期要符合现实。生活中有苦有甜,一切要坦然接受。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好人。多结交好人,多和好人来往,不好的人,离他们远远的。

甘棠果05-07 11:31

谢谢译者,谢谢98岁的芒格

老白一个啊04-07 05:59

好文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