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工作可能是你的最佳选择

文 / 南洋富商

最近二年,要求员工接受996工作制的企业越来越多。还有人发起996.ICU活动,抵制996公司。

对996的抗议,主要集中在一线二线城市的高薪行业。

这些行业的工资比中国人均工资高很多,又集中在极少数的几个一线二线城市,极大拉高了这些繁荣城市的平均工资。

2018年平均实际年薪排名中超过20万的行业有金融、互联网、房地产和电子通信,其中金融行业最高,实际平均年薪为23.20万元。但是普通城镇普通行业的人均工资,比这个数据要低很多。

上面这张招聘图片,是我在宜兴市区拍摄的。宜兴在百强县中排名第十,属于中国一千三百多个县城最富的 top 1%,这个招聘广告大体上可以反映长三角富裕地区的低技能普通劳动者的薪资。

大公司的HR比普通求职者更了解人力市场行情。所以,这么多著名的大公司要求996工作制,并不是犯傻,而是胸有成竹的。

没有人会拿公司的人才政策开玩笑,二十一世纪什么最珍贵?人才。如果996真的把人才吓跑了,公司也该倒闭了。

当年互联网上热议富士康连续跳楼事件的时候,富士康门口每天有几千人排队,希望进富士康工作。

那些被骂的996大公司门口,正有成千上万的人挤破头要进去。

如果一个职位时薪一样,给你二个选择,一种方案是996,每周工作72小时,月薪14000,另一种方案是955,每周工作40小时,月薪8000,你会选哪一个?

我猜想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月薪14000的996方案。

如果月薪8000,去除一线城市的房租和生活开支,每月剩余的钱接近于零,而14000的收入在同样开支的情况下可以存下6000元。这是很大的差别。

如果员工的工作效率相同,时薪都是20元,企业更愿意选哪种方案?

大多数企业会选择月薪14000的996的方案。虽然时薪一样,但是企业要为员工支付管理费用,办公设备和办公场地费用,这些也都是成本。显然996方案成本更低。

诚然,企业为了人才竞争,必须给人才更好的待遇。但是,如果成本超过收益,企业是无法盈利的,与其选择亏本,不如选择关闭。企业关闭的结果,就是人力买方强势更明显,工资待遇更差。

有人会责问政府为何不管996,漠视劳动者的权益。

政府如果动用权力逼企业实行四十小时工作制,最可能的结果有二种:一种是企业无法盈利宁可倒闭。另一种是企业只愿意为40小时的工作时间支付8000元工资,而不是996的14000。企业倒闭带来失业率飞升,工资就会更低。缩短劳动时间带来的低收入,使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准更低。

国家还要面临其他国家的竞争。贵国的产品成本稍微提高一点点,在国际竞争中就失去竞争力。尤其是某国整体技术、管理水平还不够高的情况,试图高薪短工作时间,或者提供高福利,就是国家自寻衰败。

有人说,那些没有能力高效率创造效益,却靠延长劳动时间压榨员工的企业,都应该倒闭。政府应该禁止这些公司加班,让他们死去。这样剩余的公司就都是高效率的公司,产业就实现了升级。

但是,即使这些低效企业倒闭,剩余的那些高效率企业只会占据更大的垄断好处,并不需要扩招那么多人,就业竞争会更激烈。毕竟优秀的公司只是极少数。

大量就业机会不是靠创造劳动财富的活动提供的,而是靠企业之间的各种竞争,以及创业者和投资者对发财的幻想。

如今诸多高薪行业采用996的主要原因,是泡沫的破裂。前些年流行的互联网创投模式,已经很难成功。互联网业繁荣的背后,并没有那么多真实的刚需,更多的是炒作出来的概念和幻觉。

前年我写过几篇文章说共享单车都没有前途,最终是恶性竞争导致大家都破产,当时我的观点被读者群嘲。

马云搞无人超市和无人餐厅,我就说这些东西毫无前途,无人超市不如自动售货机,无人餐厅还不如搞个空房间摆上凳桌出租,顾客可以点外卖。

特斯拉这种骗政府补助的企业没有及早死掉,给很多冒险家树立了绑架政府捞钱的榜样。

还有一些技术上乳臭未干就出来圈钱的项目。人工语言机器翻译,自动驾驶,不计其数的大数据项目,都是即将破碎的泡沫。

与此类似的,还有以蔚来汽车为代表的互联网纯电动汽车,各种氢能源汽车,各种石墨烯概念产品。这些泡沫行业,都会在不远的将来打回原形。

真正创造很多就业机会的互联网行业,是互联网高利贷,微商,海淘代购,刷单,水军,传销,各种骗局,以及诸多看起来不登大雅之堂的行业。多数看起来高大上的东西,多是科技玄吹泡沫。互联网的普及和中心化,使炮制概念、炒作、洗脑变得高效,各种泡沫也得以飞速涌现。

一旦巨头瓜分开始稳定,参与竞争的机会日趋减少,投资开始冷静,找不出新的炒作热点,就是泡沫该破灭的时候。

所以,996才刚刚开始。现在不是寒冬,仅仅是深秋。你现在接受一个996的工资,可以保住自己在职场的连续性,依然占据一个高薪行业的位置,可以熬到下一个泡沫时代。

金融和互联网是轻资产行业,主要开支就是人力成本,有豪赌爆发的可能性,更接近赌博而不是实业,因此可以给员工远高于其他行业的工资。但是在失去烧钱投资的时候,也会遇到行业大裁员,企业大批倒闭。

大批的人,只能离开这些高薪行业,进入那些普通薪资的行业,他们很快发现,这时候即使想回到高薪的996行业,也已经不可能。

在一些低薪行业,几乎没人抵制996。制造业的工人找工作,最常见的一个问题是:你们工厂加班多不多?如果加班不多,那就不去。所以在底层工厂,每周工作80小时以上是很平常的事情。至于餐馆厨师之类的职业,以及开小店的店主,经常是年初做到年底也没有休息日。经济底层阶级的人,首要问题是解决生计问题。工业区的工人大多数消费很低,如果月收入六千,可以存下四千多元寄回家。那些996高薪工作,是他们遥不可及的人生梦想。

一线城市高薪阶层对生活质量要求极高。他们的实际工作时间并不比那些底层人更长。由于收入远高于底层大众,社会地位的提高,让他们不仅认为自己理当享受高薪还要工作生活平衡。

不喜欢996工作制的人,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做个自由职业者。只是大多数自由职业的压力都比996大企业更高,收入也更少。只有工作能力足够、自律力强、心理素质也优秀的人,才适合做自由职业者。

某些996的抗议者没有意识到的另一个问题是:他所在的高薪行业,其实是进入门槛极低的。一个普通的理工科毕业生,改行培训几个月就可以在互联网企业找到程序员的工作。无论什么专业背景的人,都有可能改行进入金融业。没有足够高专业门槛的高薪行业,必须依赖于其他门槛以限制竞争者进入,比如996工作制,以及年龄稍大就容易失业,也可以视为一种职业保护的门槛。

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临床医生。现在在上海,即使是基层医院的全科医生,最低要求是5年本科加三年专培的专业训练。年轻人若想进入著名三甲医院当临床医生,大体上需要医学博士学位。但是,这种门槛极高的三甲医院临床医生职位,其工作强度并不低于互联网公司的996员工,工资甚至更低。

我身边很多厌恶996工作的朋友。对他们的抱怨,我很理解,但是我不会轻易怂恿他们辞职。我觉得他们对高薪的依赖,以及眼下的经济环境,坚持在996工作中熬几年,或许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真正能够过洒脱生活的,比如沈巍先生,他可以选择轻松工作,也可以选择流浪。但是现在那些996的抗议者,大多数都不会离开,反而会一窝蜂去竞争大公司的996岗位。

嫌货才是买货人。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