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杜甫2019: 转//@杜甫2019:回复@伪团座:1. 成本说话就行了,拆一拆新希望自繁自养的成本是不是真有它说得那么低?怎么算都对不上,就算真有那么低,也只是实验场的数据而已,推广开来成本怎么可能不变?牧原从30万到300万成本上升了两块,内部管理水平不同的猪场成本差距20%。再有所谓的不同板块的协同效应,新希望本来屠宰就没什么利润,现在新建猪场难道选址都在原先的屠宰场附近?原先的屠宰产能,都在散养户密集的地区,非瘟的重灾区,现在新建猪场都是选择和牧原类似的种植区,南辕北辙。如何协同?包括饲料也是,原先饲料都是卖给养殖散户的,地址必然是散户密集区,现在怎么和新建猪场协同?想不明白,那不都是新建产能吗?原先的那些屠宰产能有什么用呢?都是重建,谈何协同。不拖累利润率就不错了。改造不如新建,对养殖环节如此,对屠宰也一样。这是整个行业推到重来。新希望原先的饲料和屠宰都是累赘,不是财富。养活率这个指标是什么意思,只要卖出去的时候是活的就行。新希望去年均重也没多好啊?管理层没有弄虚作假,只是给你看部分真相。这部分真相能推动股价上涨,足够了。就比如你很重视的养活率,温氏去年也说它养活率85%。没什么意义,给投资者信心的。看到一个数据首先想的是这个数据怎么统计出来的,站在经营者的角度去想问题。
2. 新希望这款小酥肉产品的毛利率是多少呢?新希望或者牧原去做食品十年内应该都没什么起色,不太存在降维打击。下游以安井为代表的火锅食材供应商已经构筑了很强的竞争壁垒,更好的选择是合作不是竞争哈。b端餐饮这块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目前分两种企业,一种是怡海国际,一种是安井。怡海国际是新希望想做的那种大型的供应链集成商,安井是渠道为王,靠经销商网络。餐饮sku很多,他们每年都推出很多产品,但不同产品毛利率差很多,基本毛利率高的的产品都会用鱼糜,猪肉作为主要原材料的产品没什么利润,所以他们不太做。安井以米面和鱼糜产品为主,这些利润比较好,而且就像奶企里的伊利,安井依靠自己的渠道能力,一旦发现市场上有爆款,就会立即跟进复制,卖得比原款还好,所以这行还是挺难做的。
3. 从公司的历史沿袭看下来,我认为新希望还是刘永好的,从这一点出发再去看刘永好喜欢干什么,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睿智的投资者,但不是一个踏实的实业家,刘永好在很多领域做了布局,新希望只是其中一环,但没有一个领域他能做到最好,如果说大家觉得新希望的养猪业务不一样,“这次不一样”在哪里?我没找到。牧原和新希望像格力和美的,是因为牧原和格力的弱点很相似,由于特殊的生长环境,它们的治理结构都很“土”。而美的和新希望都是现代化的职业经理人架构,对机构投资者来说,后者更符合它们的审美,所以格力的估值长期被压制。但实际上,美的光靠造空调永远赶不上格力,中国是一个很特殊的环境,传统的东西在这个环境里有独特的生命力,格力的经销模式没什么问题。新希望不需要把猪养到最好,只需要相当好就可以,刘永好在什么领域都这样,这两年all in养猪,过两年又all in食品了,所以其实没啥好比的,倒也不是追风口,刘永好在乳业也在搞并购,动静也不小,a股上市公司新乳业,您是想投资一个以养猪为天职的企业,还是投资刘永好的万里宏图?当然单纯从炒股赚钱来讲,这个问题不太重要。
4. 屠宰是很难做的生意, 要是能降100成本牧原早就自己做了, 不是这样考虑的,要是能降100宁可扩张慢点也先把屠宰配上。 (A: 未来的产业布局要根据情况,以能力为标准,有能力就做,没有能力就不做。像我们正在发展的屠宰业务,我们希望继续发展,但还是要看能力。我们进入屠宰行业之后发现屠宰环节很难有盈利,一个步骤有十几、二十几块的盈利就很了不起了。我们和龙大合资尝试发展屠宰环节直到产品创新才开始盈利,中间经历了很多年。这段经历让我们知道虽然公司在养猪上有优势,但是杀猪不是我们的优势。牧原经历了十年的试水,还稍有能力往下游走,屠宰环节我们有能力做多少就做多少。我们之所以屠宰好的猪价格都卖不上去,是因为地方的小屠宰场成本更低、更有竞争优势;标准化大规模场成本高、竞争力弱。大的上市公司员工都有养老保险,小的屠宰场员工可能都没有养老保险保障,相对费用低。在这个环节我们认为检测费、生物安全费、规范管理的费用很多,如果市场越来越规范,我们就有机会能够发展这个环节。未来我们首先是要把猪养好,然后再做屠宰和食品。) 来源:股东大会交流纪要. 没有像双汇那样的终端产品,光靠屠宰是没有利润的, 建议券商的话还是要自己分辨, 当然非瘟之后屠宰可能会好一点, 但改善也有限, 运猪向运肉转变, 温氏说屠宰是关于生死的问题, 当然也是向食品端进军的基石了, 但基石终究是石头,不能指望它赚多少钱, 要是屠宰谁做都能赚钱就有点瞧不起双汇了, 就像双汇养猪一样,它来养也赚不到钱,但还是得养,生活所迫。可以观察一下圣农接下来估值怎么走,全产业链,他也是从鸡苗开始的产业链,有点牧原的意思,也是很厉害的,景气周期它没弹性,涨不动,潮水退了市场才看到它的价值。反正你不用担心新希望规模做不大,基本面能支撑股价就行了。圣农是幸运的,下游有大型的鸡肉消费商。猪肉领域真正意义上的餐饮巨头还没有出现,也许根本不会出现了。

5. 牧原2018年底出栏规模已经有基础了,2021年要完成4000万头任务,还在2019和2020两年资本开支合计高达500多亿的水平。上半年新希望固定资产+在建净增70亿,而牧原净增160亿。不能只看资本开支,而要看开支到哪了。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2
引用:
最近很少来雪球,主要感觉限制有点多,聊不痛快。不过最近每天发言量比来雪球多好几倍,很多本该发雪球的文章,最后当天聊了。 早晨起来发现雪球一位名字“涨涨停停”的朋友打赏200,问我关于天邦股份的问题,如果是有赏提问可以不去拿,可这打赏有点强制服务的感觉,我这人内心虚弱,最怕欠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