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2005年在浙大的演讲

发布于: 雪球转发:176回复:33喜欢:263

【编者按】段总提到丁磊,说他“冰雪聪明”、商业直觉好。我就在腾讯视频上回顾了一下丁磊2005年在浙大的演讲,有了很多新的收获,都是当初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编者精选】 1,“我上大学的时候,如果对课程感兴趣,基本上能快速地掌握和领悟,这样的学习过程对我后来创业影响非常大。”

2,“你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不要勉强自己去干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你喜欢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一定很愿意把它做好,一定会钻进去,会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

3,“在2000年的时候,我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转型:我从一个小老板变成一个企业管理者。我从来没有一个远大的理想,从来没有想要成为一个很有钱的人。我那时的理想就是,有个房子有辆汽车,不用准时上班可以睡懒觉,有钱可以出去旅游。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我当时抱着一个伟大的理想去创办一个伟大的公司,绝对没有这个想法。”

4,“我苦闷的时候不是每天闷在办公室里,而是自己跑下去做市场调查,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我那时候对什么是生意很有认识,盈利是企业的本分,不然不能长久。我到农村去,问了好多人,调查过好多行业,卖电脑的、卖纽扣的、卖拉链的,去调查人家怎么赢利。”

5,“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做营销,所以我就买了好多营销的书一个人看。光看书没有用,我翻开通讯录找。我想,中国谁的营销做得好,我去请教他总可以吧,后来我就找到了一位你们的校友,步步高的老总段永平。”

6,“因为我不停地和段总请教,所以我们从来不做短期利益的东西,那时很多游戏都有包月,一个月35元或者40元,可以无限制玩。我说包月不对,我们千万不要做包月,首先包月会缩短游戏的寿命;此外我们做游戏的目地,是“你玩游戏”而不是“游戏玩你”,你一天玩十几个小时游戏,那到底是娱乐还是怎么呢?”

7,“公司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优秀的、卓越的人越多才越好,一个出色的人才,能顶好几个人。我们对人才评判的标准很简单,第一个,是要诚信,这是一个本分。第二个,你在这个公司的时候是自己的兴趣,因为有兴趣你才会钻进去,才会一直努力想做好;第三个,要自我学习,要有不断进取的精神。”

8,“我送一句话给大家:‘有信心不一定成功,但没有信心一定不会成功。’ 将来同学们都会走到工作岗位去,一定要有信心,如果你说没有信心怎么办?我建议你先找个有信心的事情做。”

9,“我始终相信一句话:‘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是不断地付出,你一定有回报。’”

10,“我觉得创新的风险非常大,尤其对于新公司来说,一不小心创新就把一家公司搞死了。创新的风险为什么大?首先创新需要很多钱,其次创新的东西需要用户有一个逐步接受的过程,还有创新要克服很多技术难关,所以我在公司里听到创新的东西,都有点摇摇晃晃的,有点怕。我坦白地讲,如果你要创新的话,你首先要把别人的东西搞明白了,摸透了,多做些调查,你再去搞创新。”

11,“我现在很郁闷,媒体老是说资本运作,我到现在搞不清楚资本运作是什么玩意儿。现在很多企业沉迷于兼并和收购,我最不敢做收购和兼并,我觉得兼并和收购我看不懂。我公司除了2001年收购了这个七八个人人的游戏公司外,没做过收购兼并。你们看微软也很少做兼并收购的。做事情就是踏踏实实,把你的产品做好,当你的产品做得好,消费者自然会用,盈利反而是副产品。”

———

【演讲原文】(基于百度文库的文稿,对照视频修改,可能与原语言略有出入):

谢谢浙江大学的同学,我也是浙江人。我已经有三四年时间没有去外面演讲,我觉得经历过的事情本身是一种收获。我跟在座很多人一样,我是学工科的,我不善于总结和表达,所以我很担心自己的演讲会比较无聊,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期望我的演讲会有很幽默的东西,我是一个在表达上很Boring的一个人。

我刚刚也在问,同学们想听什么。可不可以有人告诉我,你们想听什么? (台下回答:“人生经历”)

看来大家都喜欢听故事,说人生经历。我今天演讲的主题,选了李白的《行路难》:“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其实前面还有两句:“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我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我创业,从93年大学本科毕业到现在,12年来怎么走过来的,跌跌撞撞的,可能运气比较好。 其实我也和在座的大家一样,我自己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聪明和有智慧的人。我在89年考大学,我是班上第10名,只高出重点分数线1分。在座的陈老师,是我隔壁班的同学,他考的是全校第一名啊,他的高考的成绩刚好比我高出100分。我们那时候考完不知道成绩就要填志愿的。那时候看学校的介绍,有一些报纸,我看到有家学校,叫电子科技大学,这个大学1956年成立的,在四川成都,我也不知道成都在什么地方,我看它地处天府之国,应该挺好玩的,我不想在浙江读大学,就填了志愿电子科技大学,没想到第一批就收到录取通知书了。其实我选择专业也是很被动的,坦白地讲我在中学并不是一个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我在读初中地时候,我们所在中学从来没人考上过大学,后来运气比较好,在高中考上了奉化一中,我在奉化一中的第一学期,全班54个人,我成绩倒数第一名,还被老师痛骂一顿,说你们这几个人拖了班上后腿,我印象非常深刻.后来我地成绩慢慢上升,考大学的时候考得最好,上升到班里第10名。 我在选择专业的时候,我很喜欢电脑,我在高中时候就在苹果电脑上写游戏,我自学完了Basic语言,谭浩强的那本Basic语言书,高一的时候我就一个人看完了。我很想选计算机专业,我父母说什么专业都可以选,计算机不要选,因为计算机对人体有害,你每天坐在电脑前就相当于照一次 X光。这个说法不是没道理,因为当年计算机CRT显象管,辐射非常大的,对健康多少是有影响。所以,我就填了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的通讯专业,我被分到了全校最小的系,最难读的专业,微波通讯,一个系只有30个人。我有个同乡说,你们这个系历来是最难分配的,而且分配之后的地方也非常不好,通常要跑到山沟沟里去,因为微波和卫星通讯都是在边远地农村。所以我在大学四年的时候,挺郁闷的,认为自己专业不好,不好分配。

我那时经常跑图书馆去看计算机方面的书,还到计算机系里坐到后面去蹭课。我觉得我在大学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习方法,我可以坦诚地对同学们说,我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在我后来的工作里基本上就从来没有用到过。电磁场原理、计算方法那些。我经常在上课的时候看另外专业的书,每次到考试前,我只要把教材找出来,狠狠复习一个礼拜就差不多了,基本考八九十分。被动的学习,对我后来创业影响非常大。我在97年开始搞互联网的时候,没有几个人能教你互联网是什么,关于互联网的书还非常少,我印象中关于TCP/IP的书还要请别人吃饭才能借到,而且看书的时候要不停做笔记,因为那时候原版书非常少。我上大学的时候,如果对课程感兴趣,基本上能快速地掌握和领悟,这样的学习过程对我后来创业影响非常大。后来我自己也在思考,为什么我还比较顺利,我觉得我蛮顺利,我想有一点要向今天的同学们交流,你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你不要勉强自己去干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你喜欢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一定很愿意把它做好,一定会钻进去,会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 我从高中、高中毕业,86年到今天,我根本没有离开过计算机相关专业领域,一个人像我这样专注于一个行业将近20年、十几年,当然也会成为一个专家。所以同学们喜欢一件事的时候,一定要深入下去,不要浅尝即止,这是我非常深刻的一个体验。我前些日子在网上看一篇文章,苹果电脑创始人Steve Jobs在读大学的时候退学,他发现大学的英文书法很好,就去听英文书法课。他说英文书法课对他日后创建苹果电脑公司有巨大的帮助,他发现电脑用来做排版没有一点艺术性可言,所以他把苹果电脑一出来就定位在艺术家专用的排版服务,而且他把大学里学习的书法艺术利用到了苹果电脑排版软件中,他第一个发明了人机交换图形操作界面,这一灵感完全来自于他读大学时对书法的爱好。所以我给同学们的一个建议就是,如果你在读大学的时候喜欢一件事情,就一定要深入下去。我在读大学四年的时候,有一件事情很辛苦,我每年四次往返宁波和成都,都是坐72个小时火车硬座,我读大学时候从来没坐过一趟飞机。我后来在创业时候,回想到当年坐火车那么脏、那么拥挤,这种环境都过来了,创业时候遇到点困难算什么?对我人生的磨砺很大,这点我要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一直不鼓励我坐飞机或者卧铺,他们说:你长大了,你应该自己去开拓,人生有甜也有苦。我非常感谢父母对我的教育。

我毕业后分配到宁波电信局,我在那里度过了将近1年,我不喜欢电信局那里的环境,论资排辈很严重,年轻人没有什么机会,同时每天做的工作又是重复和枯燥,没有一点创新性,没有一点开拓。后来我一个人离开宁波去了广州。那时我要离开电信局的时候,电信局领导说: “ 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大学生辞职的,你是国家培养的大学生,你怎么能够辞职? ” 单位说不能辞职,只能除名。后来我跟领导说,我明天不来上班了,15天后单位出了个文件,说丁磊旷工两个多星期,被除名了,不是开除,开除是处分,除名不是。我去广州之前经过选择。我在宁波时候就考虑过,95年的浙江不是一个做IT的好环境,比较保守。我的几个朋友对我说,广州自从邓小平南巡讲话后,经济发展很快,而且临近香港,人的思想意识都比内地开放。所以我一个人提个皮箱,辞职以后就跑到广州去了。到广州第一步是找个工作糊口,我当时找了一个美国的数据库公司叫Sybase,找了份编程的工作,工作之余,我开始寻思创业的问题。当时没有人可以教我怎么创业,我父母都是国企员工,那时也没有一本书教你怎么当个老板,只有教怎么当个体户的。广州当时就有些年轻人,很积极地办公司创业,这个给我启发很大。我在97年5月的时候创办了网易公司,那时中国互联网用户不到10万人.我们取名叫“网易”的意思,就是希望上网变得容易一点,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想法。 当时开公司要2个人,2个身份证,我就问朋友借了一个身份证,2个人到工商局去登记注册。在登记之前,我跟朋友说,我们要写个合约,合约中规定你要把股份无条件地转让给我,因为我是唯一出资人。注册好了之后,我们找了一个很小的办公室,大概只有8平方米,没空调,广州很热。我们成立网易后第一个业务是帮人家写软件,先要生存下来。有一天我和几个同事在商量,我们做互联网一定要找到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我们发现我们电脑的硬盘很大,有9个G容量,大家不要笑,在97年的时候,9个G的电脑硬盘是当时最大的了,不像现在硬盘可以有512G。而我们当时网易的网页页面一共才个兆。我当时和我同事说,硬盘浪费了好可惜啊,要不我们做免费的个人主页吧。于是我们就推出了20M的免费个人主页业务。就是这样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对我们公司产生了巨大影响。我们当时抱着一个好玩的心态,做免费个人主页,给中国不到10万的互联网用户,让大家上传个人主页到我们一台服务器上。结果很莫名其妙的,我印象中有2万多个人,包括国外的人,来申请我们的免费个人主页。结果我们在CNNet的年度最佳网站排名,我们就排到了第一名。

自从我们被排到中文优秀网站第一名后,华尔街的投资人就在我们门口排队了,我是隔三差五地接待香港过来的投资银行的人,他们抢着要给我们钱。那时候是98年中,我们公司才10个人左右。那时候我们除了会写软件,什么也不会做,我们当时开发了一套免费电子邮件系统,我自己当销售。我另外两个搭档是开发软件的,我就拿着软件到处卖,我们卖得挺贵的,一套软件能卖10万美金。投资人认为我们这个小公司很厉害,又有技术又能赚钱,整个战略思想比较简单。

我们当时的机会真是很好,非常重要一点就是把公司开在广州,离香港近,风险投资银行主动找我们,要给我们钱。从99年年初到2000年6月30日美国上市,十几个月时间我们一共融资了1亿5千5百万美金。我作为公司的领导,不知道那么多钱怎么用,感到很困惑。公司本来是赚钱的,搞上市之后,不但不赚钱,而且老亏钱。我们当时的主要业务是网络广告,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纳指从   5000点跌到了   1500点,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二。 所以在2000年的时候,我其实面临着一个很大的转型:我从一个小老板变成一个企业管理者。我从来没有一个远大的理想,从来没有想要成为一个很有钱的人。我那时的理想就是,有个房子有辆汽车,不用准时上班可以睡懒觉,有钱可以出去旅游。你们千万不要以为我当时抱着一个伟大的理想去创办一个伟大的公司,绝对没有这个想法。到2000年以后,我们面临一个非常大的挑战,除了经济衰退,网络广告大滑坡,公司内部也面临了严重的问题。我那时很苦闷,员工也很没信心,不知道公司该往哪里走。但我觉得当时有件事情做得很对,我苦闷的时候不是每天闷在办公室里,而是自己跑下去做市场调查,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我那时候对什么是生意很有认识,盈利是企业的本分,不然不能长久。我就到农村去,问了好多人,调查过好多行业,卖电脑的、卖纽扣的、卖拉链的,去调查人家怎么赢利。我后来发现了移动开始做短信业务,一毛钱一条短信,成本只要5分5厘,我非常积极地与移动合作。我说,网易有用户,有邮箱,有免费个人主页,如果我们每月从一个用户身上赚一块钱的话,我们公司就能持平。就这么一个很简单的4分钱的生意,我们跟移动合作,从广告的阴影中走出来。

第二件事情,我跟我们同事说,我们不是很有技术嘛。做网页这个东西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我们每次出现点有创意的东西,我们竞争对手新浪搜狐他们老抄我们,而且抄的速度很快。 我说我们一定要做一个东西出来,技术含量很高,这帮人抄不了。所以我们决定做游戏,做网络游戏。其实网络游戏这个东西,我在96年的时候就打过主意,学电脑就是想玩游戏,自己做游戏。那时侯主要是文字的MUD,对文字MUD很有兴趣,一直琢磨怎么把文字MUD做成图形MUD。到了2000年,索尼和EA已经开发出了图形的网络游戏,Ultima Online和Ever Quest。我就找索尼和EA,要做代理,把他们的产品引进到中国。但是索尼和EA公司很高傲地说,不和中国公司合作,说中国都是盗版,不考虑中国市场,他们就直接把我赶出来。我回来之后很生气,我就对同事们讲,第一个,老美能做出来的东西,我们也一定能够做出来;第二个,我们有钱。同学们不要笑,钱就像汽车的汽油一样,开发游戏这么多人是要花钱的。我们虽然从来没有做过游戏,但我们可以找一家做过游戏的公司,把它买下来。我后来在广州找到一家很小的公司,在酒店的房间里做游戏,一进去以后简直就是我97年的公司一样,六七个人拨号上网,在小房间做游戏。我问他们怎么做游戏,他们一五一十地跟我说了,我就把他们这个公司买下来了。我对网络游戏的信心非常强,因为网络游戏能防止盗版。网络游戏做出来之后,必须联到服务器上才能玩;同时网络游戏的技术含量相对高,我相信我的竞争对手抄不会,抄起来要很漫长。 买的其实很便宜,30万美金买了,他们团队也很高兴,我们也很开心。买下这个公司后,我们抽调了公司最优秀的技术团队过来参与开发游戏。

游戏开发的时间很漫长,我们从2001年开发,到2002年1月的时候,出来了第一款网络游戏产品《大话西游》,结果这个游戏是失败的。失败的原因是,我们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工程师想创新,在我们的游戏客户端里嵌入了一个IE浏览器,结果这个非常不争气的IE浏览器,很不稳定,经常导致游戏客户端Crash,电脑要重启。失败。

我也没有放弃,我对我们同事说,能不能重写一下,我的目标是稳定。同事说,老板没问题,给我们6个月时间。2002年6月,我们《大话西游2》诞生,从客户端到服务器都很稳定。但是开始的时候用户不多,大概只有几千人。我对同事说,不要怕,就问产品本身好不好,我问了同事也问了玩家,因为我97年以后就不玩游戏了,所以我问他们,他们都说好。只要产品好,我去做营销。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做营销,所以我就买了好多营销的书一个人看。光看书没有用,我翻开通讯录找。我想,中国谁的营销做得好,我去请教他总可以吧,后来我就找到了一位你们的校友,步步高的老总段永平,他当时在东莞。我们只见过一面,是在央视做节目的时候见过一面。我找到他的名片后,就打电话给他请教,能不能去拜访他,他很客气,说:“ 那你就过来吧” 见面之后,我就请教他营销怎么做。我就是这样一边看书一边请教学习营销知识的。我们的《大话西游2》,也是从最初3千人的规模,到现在最高在线人数达到55万人,完全是一滴一点那样积累起来。

同学们可能问,你营销好,怎么好?我们总结了几个非常简单的原则。第一个,我们定价定的非常好,我们定了市场上最高的价格. 当时市场上别人都是三毛钱一小时,我四毛钱一小时,当时我地同事听说我定四毛钱一小时都认为我发疯了,韩国游戏都只有三毛钱一小时,你敢定四毛钱一小时?我说我敢这样定,因为真正想玩这个游戏的人不会在意这一毛钱,而四毛钱和三毛钱相比,给公司增加了33%的收入,在网吧玩一小时就就需要2元钱,如果产品好,多一毛钱是值得的。另外因为我不停地和段总请教,我们从来不做短期利益的东西,那时很多游戏都有包月,一个月35元或者40元,可以无限制玩。我说包月不对,我们千万不要做包月,首先包月会缩短游戏的寿命;此外我们做游戏的目地,是“你玩游戏”而不是“游戏玩你”,你一天玩十几个小时游戏,那到底是娱乐还是怎么呢?对不对?不包月呢,经济有一定压力,我们的玩家相对都比较理性。而我们的竞争对手,由于包月,把游戏产品的寿命缩短了,都完蛋了。前几年整个市场上大概有140多个游戏,其实真正做得好的就这么五六个,真正赚到钱地也就是这么三四家公司。所以我想对大家说,我在做企业的时候,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从来没有人教过我们怎么运作这个公司。做企业的时候,一些优秀的人才对公司非常重要,这些优秀的人,来自公司内部、和公司的外部。比如有一件事情我对自己很满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会去找人,去问他,去找比较有经验的企业家去请教怎么解决问题。第二个,我对公司人才储备一直很重视。我在管理公司的8年之中,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公司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优秀的卓越的人越多才越好,一个出色的人才能顶好几个人。我们对人才评判的标准很简单,第一个,是要诚信,这是一个本分。第二个,你在这个公司的时候是自己的兴趣,因为有兴趣你才会钻进去,才会一直努力想做好;第三个,要“自我学习,自我管理”,要有不断进取的精神。这个行业进步很快,你不学习就会落后。我们当时派过去做游戏的几个工程师,自己都是非常热爱游戏的,所以他们能把游戏做好。

还有呢,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 “信心“很重要。 2001年的时候,我刚开始做游戏的时候,所有的媒体、所有的同行都说我疯了。那时候的报纸我还留着,《北京青年报》啊,所有的报纸,都是一片责骂声。员工也不相信。但我有信心.。结果呢,当时说我们坏话的人,他们现在都眼馋我们了,说我们产品做得好,日进斗金。所以我送一句话给大家:“有信心不一定成功,但没有信心一定不会成功。”将来同学们都会走到工作岗位去,一定要有信心,如果你说没有信心怎么办?我建议你先找个有信心的事情做。除了“信心”,我要跟大家讲地另外一个单词是“付出”。我们做企业那么久,每个项目时间很长,做一个游戏三年,做免费邮箱从98年到2006年。我始终相信一句话:“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是不断地付出,你一定有回报。” 我们做短信的时候,就是因为我们有大量的免费邮箱用户。在这里跟同学们讲一个事情,我跟腾讯的马化腾,94年的时候认识,他跟我一样,97年的时候创立QQ公司的。他的名字都是跟我学的,我们是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他是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因为他名字叫马化腾,他以前在润讯工作,所以他们公司名字改成叫腾讯。腾讯做QQ的时候啊,他以前叫OICQ,为什么呢?因为美国有ICQ,美国在线有ICQ,他就搞OICQ,然后美国在线就不干了,因为他们收购了ICQ这个以色列公司。他们就跟腾讯说你们不能叫这个名字,所以才改成了QQ。最初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赢利,只知道要做一个软件出来,很多人会用。他们还发现一点,英文版的ICQ不好用,界面不好,他们就做了中文的OICQ出来。结果同学们也知道他们公司现在市场上的战略位置。我坦白讲,他们可不是什么创新的公司啊,哎我不是批评,我觉得“创新”是个很危险的事情,我这个公司到今天,我很害怕创新。我觉得创新的风险非常大,尤其对于新公司来说,一不小心创新就把一家公司搞死了。创新的风险为什么大?首先创新需要很多钱,其次创新的东西需要用户有一个逐步接受的过程,还有创新要克服很多技术难关,所以我在公司里听到创新的东西,都有点摇摇晃晃的,有点怕。我坦白地讲,如果你要创新的话,你首先要把别人的东西搞明白了,摸透了,多做些调查,你再去搞创新。我看一本书,上个礼拜,93年写的,没有中文版,讲微软公司的Bill Gates,叫《Hard Job》。91年以前,Bill Gates对微软公司的每一个产品都要参与,去用。微软公司每一个产品,基本上都不是他创新的,譬如Windows、Word等等,都是Follow别人的,但是它不断地做,不断地改进,最后IBM,80多年的公司,想做OS2,跟微软竞争,最后不得不放弃。微软如果觉得一个产品好的话、有市场的话,他会紧紧咬住,不停地做。所以我说,我们一定要做正确的事情,这个在我们企业里叫战略,战略要正确,动作可以慢,但战略一定要正确,看准了再跟上去,这样风险比较小,这样别人犯过的错误就不会再犯。 我们现在在制定营销战略的时候,都首先看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干什么,他们做完了,我们把他们的问题全都找出来,这样我们做的时候,问题就不存在了。上海某公司,做了动态口令,我们做的时候,5个月,全部做出来。还有一句话,你光有“战略”不行,还需要“执行”,要正确地做事。执行这方面,大的理念不错的话,越做会越完善。我们认为人是关键,同样的事情,不同的人做出来是不同的。实际上微软的成功,跟他的创始人非常专注在产品上很有关系。所以我说,一个企业的成功,产品是最至关重要的。我现在很郁闷,媒体老是说资本运作,我到现在搞不清楚资本运作是什么玩意儿。现在很多企业沉迷于兼并和收购,我最不敢做收购和兼并,我觉得兼并和收购我看不懂。我公司除了2001年收购了这个七八个人人的游戏公司外,没做过收购兼并。你们看微软也很少做兼并收购的。做事情就是踏踏实实,把你的产品做好,当你的产品做得好,消费者自然会用,盈利反而是副产品。

最后,我觉得我在做企业的过程中一直在学习。网易现在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中赢利能力最高的公司,今年一到九月底,我们的税后利润是6.5亿,我们现在有1800多人,其中还包括400个客户服务人员。我们有120条电话线。公司市值160亿人民币。我做梦都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会掌握一家一个季度盈利超过2亿5千万人民币的公司,我也是一路跌跌撞撞、边打边学地走过来的。

我最后要送给同学们两句话,是句英语,但不知道中文怎么翻译。叫“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永远保持饥饿的状态,永远保持求知的状态,因为只有这样,你在人生路上别人才能帮得到你,你才能不停地进步。谢谢大家。

精彩讨论

风清扬是真正的大侠2023-01-18 05:36

“你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不要勉强自己去干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你喜欢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一定很愿意把它做好,一定会钻进去,会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深有同感!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我会花很多时间精力去研究琢磨,也有信心把它做好!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我都不想在上面花时间!

全部讨论

“你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不要勉强自己去干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你喜欢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一定很愿意把它做好,一定会钻进去,会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深有同感!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我会花很多时间精力去研究琢磨,也有信心把它做好!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我都不想在上面花时间!

2023-11-10 23:05

mark

2023-09-25 09:13

很接地气,学习!

2023-07-30 10:18

后来我自己也在思考,为什么我还比较顺利,我觉得我蛮顺利,我想有一点要向今天的同学们交流,你一定要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你不要勉强自己去干一件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你喜欢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一定很愿意把它做好,一定会钻进去,会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

2023-01-18 10:37

老段说的没错,丁总就是一个大孩子。

2023-01-18 02:38

成功的人都是相似的

05-25 17:14

mark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02-04 00:08

学习了,对创新有了更多认知,公司需要创新但更应该敬畏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