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笔记 /Chapter 28【模仿 Imitation】

“好的艺术家会借鉴,伟大的艺术家直接偷。(Good artists borrow. Great artisits steal.)”

据说这句话是毕加索的原创,乔布斯的引用,让这句话在创业者圈子中广为流传。

有一部讲述苹果和微软创业历史的电影叫《硅谷海盗》,里面有一段盖茨和乔布斯之间的经典对话。乔布斯当时委托盖茨为苹果操作系统设计表单软件,盖茨在完成工作的过程中顺手抄袭了苹果的可视操作界面,开发了自己的Windows系统,乔布斯发现后愤然指责其盗窃行为。盖茨平静地回击,说咱们都是小偷,在富邻居施乐(Xerox)家附近逛荡,“我想破窗而入偷电视机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把电视偷走了。” 意思是谁也别说谁抄袭,谁也好不到哪儿去。电影里乔布斯听完就消气了,不知现实中如何。

很多巨头在发展中都走过模仿的路线,这个也许不值得夸耀,但它可能是一条正确的路。我在实践中渐渐形成一种看法:靠谱的创业者敢于直面自己的落后,愿意从抄作业开始追,等各科及格了再挖掘自己的优点;不靠谱的创业者反而多有豪言壮语,一上来就要打破行业规则、建立独创打法,最后用一种新奇的结局诠释失败。

被骂死的抄袭者少、被捧杀的创新者多。成功的企业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企业各有各的败法。

“抄作业”有几种抄法,看起来相似,但本质有不同。

有一种是为了交作业而去抄作业,作业本身就是目的。这种情况下,抄袭完成的时候,人就收工了。至于抄的质量,不是核心考虑。我们上大学时,有些副课作业不被重视,只有少数几位同学认真做作业,其他同学为了交差,基本靠抄,把“s”抄成“5”,把“x”抄成“入”都是常事。

第二种是因为不会做作业而去抄作业,题目太难,冥思苦想不得其解,只好拿来高手的作业,半猜半懂半迷糊,抄成自己的。这个抄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

第三种是虽然自己也做了作业,但是想拿高手的作业来比对一下,修正自己的答案、优化自己的算法。有时还能发现高手的笔误,反过来反馈给对方、帮对方修正。

泰乐从创业开始,就积极地寻找各种“作业”来抄。同行在哪方面做得好,我们就采取“拿来主义”的办法直接学习。当时体量小,同行的“高手”也乐于让我们抄,有时还会很有耐心地指导和讲解。

最早是抄外国。老田跑到欧洲、日本,旅游景点一个没看,倒是把工厂参观得极细致。对于常用的设备和传统的工艺,外国友人往往并不保密,有时还很耐心地分享知识,日本的一个工厂甚至专门把设备拆解开,让老田拍照量尺寸,以便回国之后可以复制出来。“等你们在中国把设备安装好了,我们可以委托你们代加工我们的产品。”

对于起步阶段的我们来说,用不到最高新的神秘“黑科技”,基础的东西就够用好多年了。

标准化的流程是抄的、6S的管理体系是抄的、ISO文件的内容是抄的,甚至企业文化的口号都是抄的。五六年前,老田去上海一个其他行业的工厂参观之后,对他们企业文化墙上的文字产生了强烈共鸣,认为就是自己想表达的意思,于是手机一拍,回来就做成了铜字,贴在工厂的墙上。唯一的修改,是把对方的企业名改成了“泰乐”。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那段话是中英文对照的,中文改过来了,但英文仍然是照抄的,对方企业的英文名赫然出现在泰乐工厂的墙上,我赶紧让人换掉,老田和我为这事儿笑了好久。

泰乐的产品策略很简单,只做市场上火爆一段时间之后、热度仍然不减的产品。这意味着泰乐的产品很难和“创新”挂钩,泰乐追求的是稳定、可靠。老田常劝客户不要标新立异、不要追求新奇特,踏踏实实拼内功,既长久又赚钱。但总有年轻客户想要扬名立万,泰乐不多的坏账里,创新者“贡献”得最多。

“这也算是咱们为行业做贡献了吧,哎。”

“常识”总认为创新是好的,所以政府、媒体在“关怀”泰乐的时候总会提出许多创新的要求,有时也会引荐科研院校的老师,把最新的技术“导入”进来。起初我还会温和地向领导解释一下过度创新对企业的伤害,后来学“聪明”了,采用微笑、点头、记笔记的方式把领导哄走,然后继续埋头工作。有一次省级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提问的稿子是写好的,问泰乐是通过哪几项创新获得了目前的市场地位。我高兴地回答说“我们的创新就是不创新。” 记者的脸色很尴尬,让我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回答方法。我思考良久,说“泰乐采用了一种模式创新,把技术的方向外包给了行业中的数百家同行,这样就可以保持企业高度的先进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记者听后很高兴,可以交差了。

越做企业,对创新越抵触,我猜这也不是一个非常包容的心态。回溯的话,可能是有私人的原因,我的母校多年的校训都极为简约,就是“求是”二字,但上世纪80年代,路校长忽然在后面添了创新两个字,我怎么看怎么别扭,认为这两个字本身就证明了不能乱创新。好在老田没有这些婆婆妈妈的情绪,他参加各种创新论坛毫无障碍,有关创新的讲稿当然也是抄的。

成功的道路,在各个领域都不复杂,看到谁成功了就去用心抄作业,总能获得成就的。都说股市里只有一个巴菲特,但照着BRK报表买股票,轻松就能长期赚钱,但偏偏大部分人还是创新式亏损。

也许是因为人心中狂妄的部分难以消除吧,总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一定比行业里最棒的人还要棒。有句话是人们常用、而我认为是极狂妄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如果我都能分出来哪个是精华哪个是糟粕了,我还需要去学习吗?

“我觉得麦克斯韦方程组的第一个公式比较精准,第二个不过不失,第三个就有失偏颇了。” 一个中学生如果这样“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那就有点像笑话了。

在没有“出师”的时候,还是要安心抄作业。

上一篇笔记说到过,服务费风波要在这一回分解。要食言了,因为还没有解决。未来再说吧。

————

(出于隐私保护,关键人名、地名、企业名使用了化名)

雪球转发:19回复:21喜欢:29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xlli-77709-27 09:10

惭愧

大黄Connor09-26 13:18

国庆到了,催更一下大佬

xlli-77709-12 10:22

不敢当,祝您节日快乐

珠江小蛟龙09-10 13:30

祝xlli-777先生教师节快乐,团团圆圆

珠江小蛟龙08-21 14:59

一直想问您,“懂”的标准是否与安全边际也有关系,安全边际越高就越可以弥补“不懂”,毕竟“懂”的标准太高了,还是格雷厄姆的方法容易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