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笔记 /Chapter 27【孤独 Lonesome】

老田隔一段时间会爆发一次情绪,表现为郁闷、睡不好觉、严厉批评下属。我感觉这不是一个心理学问题,而是一个物理学问题:一个持续充气加压的气球,不管多么结实,总要偶尔排空一下气体,才能保持弹性,不至于爆掉。

我在“退居二线”之后,找了个行业会议的机会,在江南水乡住了一阵。可能是因为前几年忙习惯了,闲下来游山玩水总觉得隐隐不安。果然,接到了泰乐一位股东的电话,说老田在公司“开火”了,建议我回岩堤县看看、做个“提桶人”,如果火势太大,随时浇一浇水。

泰乐最近有不少变化,销售总监Charlie(参见第17篇笔记《诸侯》)在和老田做了一次极为坦率的博弈之后离职了,离职的原因很复杂,三言两语难说清楚。大家选择了体面的方式对外宣布、互致祝福和感谢,但是同行早已传出三言二拍式的激烈剧情。

Charlie离开,倒是给一位知名的销售总监腾出了位置,在某巨型外企声名显赫、领着两百万年薪的罗姐决定加入泰乐。新人到来的喜悦,让泰乐的十多个机构股东无暇考虑旧人离去的感想。

一场风波以美好结局收尾,但没多久,新一波又来侵袭。这次“起火”的是财务部门,老田在审批待付款项的时候发现了一笔他认为可疑的咨询服务费。数额不大只有几十万,但是他在付款决议的文件上发现财务总监以下六七个人都签了名。

“什么事情需要这么多人签字?财务总监一个人还定不了几十万的费用吗?”

老田一边给我倒茶,一边用福尔摩斯的表情阐述了他的疑惑。

我常跟老田说,这个公司归根结底是他大股东的,我们都在搭顺风车,有人早下车、有人晚下车,所以别指望我们能像他一样把公司看做自己的家。我越这么说,他反而越不相信我会真的丢开公司不管。每次都是笑笑说“你不还是股东嘛”,笑容里全是放心。信任是个很微妙的东西,我股份都卖得只剩一点点了,人又退下了前线,但遇到重大的局势,老田还是习惯把门一关,跟我说悄悄话。

他认为财务总监老黄(参见第20篇笔记《嬗变》)在培养一个独立王国,公司存在跑冒滴漏的风险。

“以前还建议500万以上的支出才需要我签字,那公司还不被掏空了?我怎么向你们股东交代?”

那个几十万的咨询费付款文件上,有财务部门经理级以上全员签字,在老田看来,像是一个投名状,或者是一个欲盖弥彰的幌子。他自己做了一番调查,对收款方和所做的服务做了评估,虽然没有显著的证据,但直觉告诉他这里有猫腻。

这其实是他第二次针对老黄下“锤子”,上一次“敲打”的起因数额更小,是一张三千多元的餐饮发票。财务部门的一个年轻同事提交了报销申请,备注说是宴请一个银行的行长。公司财务请银行行长吃饭,为泰乐提高授信额度联络感情,虽然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但也实属正常。

但不知道老田哪来的出色记忆力,他对这个银行行长有印象,对比了行长来岩堤县参观的时间和发票的日期之后,他判断这是虚报。老田猜测这是财务总监老黄自己的开销,以公务为由“走费用”,但是他没说破,也没找老黄,而是在公司的微信群里严厉斥责了那位发起申请的年轻同事,警告他如不讲清楚就马上辞职,群里噤若寒蝉。

随后老黄单独发来一条经过仔细斟酌的信息。说是他组织部门同事团建唱歌,费用走招待费的话更“好看”一些,所以安排了下属这样提报,因为金额小就没跟董事长专门汇报,以后会注意及时报告,另外也希望董事长未来处理类似事情的时候可以先和他商量一下再批评他部门的下属,不然他很难开展工作,也感到对他不够信任。

“我就是不信任你啊。”

老黄在某个轻松的场合重提这件事情时,老田坦诚的回答反而让对方说不出话来了。

老黄是个能力很全面的职业经理人、履历也漂亮。他入职泰乐之前,老田曾经给他上一任雇主打电话问他的情况,接电话的大佬对这通电话很不满意,没给老田多少客气和耐心,潦草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老田记住了两个要点:一是有能力,二是爱搞小圈子任人唯亲,易引起其他同事不满。

老田认为在他自己的眼皮底下,优点可以发扬,缺点可以规避,所以痛快地向老黄伸出了橄榄枝。

到公司后,老黄通过优化公司债务和税务,节约了数百万元,若干积年的老问题,也在他手里终结了。泰乐上市合规的工作,在他主持下有条不紊,股东们对他的工作都比较满意,老田有一次甚至和我们几个比较核心的高管商量,他自己退到幕后,由老黄做CEO是否有可行性。

“拉倒吧,你岩堤县的老人儿肯定不服他。你一退我就去买竞争对手的股票。” 我不暇思索就对他的想法提出了反对。

同桌的几位听到我的表态都很错愕,只有老田笑得合不拢嘴。我在历史书中看过这种对话,毛主席在1974年对邓小平和王洪文问了同一个问题:他去世后中国会怎么样?王洪文说全国人民会坚定地沿着主席的道路继续革命,邓小平说会发生战争、天下大乱。

这次服务费的风波,老田第一时间给几个重要的股东通了气,对于信任的人不在身边、身边的人不敢信任的状态,表达了一些情绪上的倾诉。股东很理解他的这种孤独感,所以也有人转而劝我不要退得那么深,多到岩堤县,给老田分担些工作和压力。

我没有表态。我猜,有一类孤独,是不需要缓解的。古来的帝王,都自谦称“孤”、“寡人”,但如果有人真的想去分担一下他们的工作和压力,未必会舒服,可能还会烫伤。

服务费风波如何平息,且听下回分解。


——————

(出于隐私保护,关键人名、地名、企业名均采用了化名)

Android转发:1回复:9喜欢:5

全部评论

MCLLzkc08-09 21:35

该怎么办呢🥴

丛林微风08-02 13:00

我猜如果老田精力还行,他会大刀阔斧的改革,会把核心层换一遍,如果真累了,他会换一小部分,转而建设制度,垂手而治

william--zhu08-02 09:15

有一类孤独,是不需要缓解的。古来的帝王,都自谦称“孤”、“寡人”,但如果有人真的想去分担一下他们的工作和压力,未必会舒服,可能还会烫伤。

哈哈,学习了!期待更新

haha_23308-01 18:14

信任是个很微妙的东西

珠江小蛟龙08-01 11:35

感谢您的分享,寥寥几笔言有尽而意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