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笔记 /Chapter 20 【嬗变 Transmutation】

“变革总是伴随着障碍和不适,即使是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也不例外。”
—— 阿诺德・本涅特(Arnold Bennett)

老金公司的业务这两年蒸蒸日上,我们闲聊的次数就渐渐变少了。我偶尔路过他办公室,里面总是有人在汇报工作。有时我有正经事跟他聊,往往说不到十分钟,就有同事敲门进来预约下一个谈话时间。我再想跟他说说天空海阔的务虚话题,自己都不好意思,怕耽误他同事的工夫。

当初刚搬到同一栋楼里办公的时候(详见第13篇笔记),情况大不一样。老金家住得远,每天开车到公司要一个小时左右。他的同事们纷纷下班的时间,正好是北京的晚高峰,所以他干脆加班到晚上十点再走。我住得离公司近,有时吃完晚饭,散步回办公室,跟老金再闲聊个把小时,聊高兴了再开瓶啤酒、拆包花生,办公室就成了小酒馆。

这种没有主题的闲聊,迸发出了不少新主意。现在行业里的不少“主流”概念和做法,都是当时就着啤酒花生、吹牛吹出来的。

但随着企业规模扩大,长时间的闲聊就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好不容易挤出来的闲暇,自然也该优先分给家人。

工作中的快乐时光,似乎肉眼可见地减少了。

另一方面,麻烦和头疼的事情增多了。

“When people gather, prides and egos come in.(当人们聚在一起,骄傲和自负就会掺和进来)”

这句话是我以前合作过的一个律所合伙人说的。他叫Russell,是个南非出生的犹太人。他擅长用言简意赅的语言表达微妙的道理和状态,且颇富文学性。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多年的深刻印象。

我在泰乐渐渐感受到了Pride和Ego的威力,或者说破坏力。创业初期大家像是在参加游击战,虽然也疲惫不堪、惊心动魄,但是一种自由的感觉和浪漫主义的信念支撑着自己。

企业稍有规模之后,一些类似“上班”的规则就无形地出现在身边(包括潜规则)。有一天我正在岩堤县厂里的办公室看书,泰乐的人力资源总监敲门进来,我刚跟他打完招呼,他又道歉出去了,说想一想再进来。已经不是若有所思了,而是定有所思,感觉是遇到了极为难的事情。再次进来之后,他鼓足勇气,对我说公司要严肃考勤制度了,“可能”需要我每月到岗两周,另外每周一9点的例会需要参加,如果恰好在北京或外地,“可能”也需要电话接入。我心里被逗笑了,这都是很正常的要求,人力负责人何必表现得那么说不出口?

后来发现他是有先见之明的。

我自认为是个极随和的人,休闲聚会时几乎不提出自己的要求,大家怎么高兴我就怎么参与。与朋友出游,困得不行时,朋友提出要爬山看日出,我可以翻身就起来穿衣服。我喜欢一个集体和谐一致的气氛,所以需要委屈一下自己时,从来没有犹豫。

去年定高管年终奖金时,我和另一名董事负责商量初稿,同事结合人力部门的意见,给销售负责人Charlie定了一个不过不失的金额,我看到之后,担心会激化他和他手下“销冠”大徐的矛盾(Charlie在多个场合抱怨过自己只拿到大徐收入的零头)。于是从我自己的额度里调整了20万给Charlie。同事劝我不要调,即使要感谢他对我工作的分担,也可以发放之后私下转给他。我认为那是“市恩”,非君子所为,没有采纳。

后来果然后悔了,自己不是君子,拿君子的行为标榜自己就会痛苦。

当Charlie再次向我抱怨公司赏罚不公时,我的Pride(骄傲)被触发了。经我手制定的方案被质疑,本来就不舒服,更何况我还把自己的额度默默给了他,但我又不能挑明,于是混着血咽下了自己的牙齿,只是简单地说,这个分配方案我也参与制定了,他这样说,会让我有点伤心。

Charlie在董事长老田面前很收敛,这我能理解,作为职场人,Charlie对老板客气殷勤些实在没有任何问题。可有一次他在老田面前罗列了一些销售业绩增长的数据之后,“暗示”了一下研发工作要跟上节奏免得拖后腿,那是我挂名负责的领域,我的Ego(自我、自负)被瞬间点燃,一推桌子就离场了。Charlie打了无数个电话找我,我一周没有回复。

当创业进化到“职场”时,我发现自己严重水土不服。

最近泰乐有一个由我牵头谈判的合作,对方是一家地位显赫、等级森严的央企。层层沟通之后,终于和央企里负责这个领域的领导建立了纯洁而互信的友好关系。我和央企里的小伙伴鼓捣了几个月,一份合作协议无数次的易稿调整,终于达成了两方的共识。在这全过程中,我出于谨慎,把泰乐的法务部门和证券部门负责人都拽了进来,随时同步,免得协议有文字瑕疵,影响泰乐的上市合规。

在央企的内部流程艰难走完准备盖章的时候,泰乐内部忽然卡住了。去年新加入公司的副总老黄,一个分管财务和证券事务、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提出了对这个合作合理性的质疑,我大吃一惊。

法务部门和证券部门的负责人都是他到岗后邀请来的,是他多年合作的弟兄,此前几个月的改稿调整,都是他在幕后指导进行,我一直认为这是出于谨慎,虽然觉得谨慎过头已经有点影响到公司的战略实施,但出于对上市合规的慎重,几乎是让怎么谈就怎么谈,把压力全都传递给了对面的央企去。临签字忽然提出这样根本性的质疑,我才发现被算计了。

老田和我对老黄引导公司上市抱有很高的期望和信心。我在例会上主动把老田旁边那个位置让给老黄坐,希望他能获得更多的权威,以便“镇得住”岩堤县这一千多号人。

看来是我多虑了,他希望还要用些手腕,把我也“镇住”。

我当时在北京家里远程开会,Pride和Ego翻腾上涌,把老黄骂了一分多钟,愤然离线。家里人很意外,看我平时都挺和气的,怎么开个公司的会,竟然还爆出脏话来了?

我自己平静下来之后,也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再者,公司就那么几个高管,我对销售和财务的头都发过火了,怪谁呢?一定是自己有问题了。

我知道,是时候淡出泰乐了。



————

(出于隐私保护,关键人名、地名、企业名,均采用了化名)

Android转发:1回复:14喜欢:0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xlli-77708-02 01:03

虚名隐退甚好

铭老农08-01 11:08

1.创业到职场的进化。2.一个分管财务和证券事务、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提出了对这个合作合理性的质疑,我大吃一惊,临签字忽然提出这样根本性的质疑,我才发现被算计了。3.他希望还要用些手腕,把我也“镇住”。公司政治开始上场。#学无止境#

丛林微风07-17 18:45

作为一个联创,又不太愿意管复杂事,又占用重要职能岗,这个面对其他职业经理人的挑战虽然感觉气愤,但是也没办法,毕竟自己不想管太多,想一个自由潇洒。我其实也在困惑,如果合伙的同事难以像往日一样高效输出贡献了,是不是意味着合作的结束或者挂虚名隐居?

跟着大神学习05-30 12:11

这个对话里有2点:1是“发现客观规律面前没有什么例外”;2是“最近我有一个疑惑.....普通的年轻人更应该投资股票还是自己落手落脚做点儿生意呢?”。
大道回复:感觉你好像终于开窍了?至少任督二窍通了一窍了。
这一窍不知指的哪方面?因为我觉得,投资股市复合收益率12%已经很牛,但资金小时候,在自己本行创业,3-5年内很容易翻好几倍

曼马由特队队长05-30 10:36

我自己的理解,段先生说的这一窍,是说@xlli-777 当时已经基本理解投资到底是个啥玩意了(事物的本质或者本源):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其未来净现金流的折现,不懂不做。就是说,无论投资一支股票,还是投资一个生意,还是入股一家公司或者收购一家公司,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关键在于看懂其未来净现金流的折现。一般人其实根本不具备看懂一家上市公司生意的能力,即便知道了应该看什么,例如生意模式、企业文化等。这种能力本质上是看懂一个生意的能力,需要对一个行业一个市场一个公司的生意具备深刻的认识与理解,是在实践中(大部分情况下是经营企业的实践)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和一个职业高尔夫球手一样,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一流的高尔夫球手离成为一流的高尔夫球手还相距十万里。

所以对于一般人而言,把资金投资在自己比较有把握的地方(例如十年前二十年前的炒房客),比较有把握的生意上,就是好的投资,投资其实根本不限于股票市场,完全不懂的生意就不要去投。

至于另外一窍,应该说的是知道什么是投资股票到成为投资股票高手(专业水平)的过程,就是知道什么是对的事情到把事情做对的过程。这个过程咋完成?只能看每个人自己了,这其实是一个很难的过程,大部分人其实是做不到的,所以段先生说靠@xlli-777 自己的修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