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笔记 /Chapter 16 【政府 Government】

创业者拥有深厚的“背景”和神秘的“关系”,是不是就很厉害?我在有限的经验里观察,那是没用的、甚至有可能是有害的(详见第14章)。真正把事业健康做大的公司,政府关系往往比较单纯。

泰乐现在已经是岩堤县员工人数最多的企业了,所以县领导如果不关心泰乐,那才不正常。但是,回顾从小到大的创业历程,政府的关心始终保持在单纯的范围里。所以亲身创业的一个好处,就是让自己从互联网上若隐若显的各种阴谋论中解放出来。

张书记第一次到厂里视察,是2018年底,当时老田跟他说话还有点哆嗦。对于一个在岩堤县生活了30多年的老百姓,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县里“一把手”,忐忑,很正常。

张书记对泰乐所在的行业很感兴趣,或者说,他对新兴行业都很感兴趣。我们简短的初次见面中,他提及了好几个话题,都让人耳目一新,感觉不像是从一个官员口中听到的知识。比如,他问我们需不需要引荐某个快手上的大网红,我很好奇他怎么认识的,他说因为网红的妈妈是岩堤县人;再比如,他说我们行业里某个著名的教授作了一个刁钻的研究,这在我们行里人都还不熟悉,但由于那个教授来过岩堤参观,张书记就追踪得明明白白。

视察过工厂之后,书记照例要在食堂吃工作餐,老田早几天就安排了厨师,务必超水平发挥做一顿丰盛的大餐。厨师知道要给书记做饭,更是不敢怠慢,早早就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当各种精致、夸张、略显青涩的摆盘陈列上桌之后,我莫名地感到一种搞笑。有些青菜明显是几个小时前就做好了摆上的,颜色都有点变了。

张书记也笑了,他说已经习惯了,并且来之前都能猜到是这样。“下次我到饭点儿临时来,可以吃到你们厨师的真实水平。” 书记让厨师也来见一面,并且安排他炒一盘面粉裹着的香椿芽,厨师很高兴。10分钟后端上来,张书记还和厨师认真地探讨了一会儿把香椿芽炒好吃的诀窍。

没多久后,张书记晚上8点多给老田发微信,问有没有时间聊聊,老田急忙赶到定位点,是个路边烧烤摊,俩人撸串喝啤酒聊了两个多小时。老田回来感动了很久,时时跟我感慨,咱这个书记是干实事儿的。

据说在一般的县域,书记和县长的关系都很微妙,互相之间会有比较独立的社交圈子。而这两个圈子里各自会有一些企业家。泰乐并不属于任何圈子(如果岩堤县也有这种圈子的话)。

陈县长也到过泰乐几次,带着具体的帮扶任务和六七名各局局长。这个方式叫做“现场办公”,各局长带着印章,到现场开会讨论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拖不欠,当场说清、形成决议。和张书记的随和形成鲜明对比,陈县长是个很严肃的人,很少笑,对于工作准备不充分的下属,当场批评,语气严厉。我亲眼看到,一位局长一边说话一边额头出汗,四处找纸巾来擦。

在岩堤县,书记和县长的关系相对和谐。随着泰乐纳税额和员工数增加,两位父母官对泰乐的关心都越发热切。到后来,为泰乐量身定做的政府支持方案越来越多。鼓励吸引外地人才的政策、客户来岩堤县设立公司的优惠、联合争取省里的技术创新项目经费……。

客观地说,政策和项目虽好,但流程复杂、程序繁琐、链条冗长是真实存在的现象。但同样真实的,是办理这些事情的公务员们尽职尽责且勤奋。忙起来,不分假期和上下班时间。泰乐新厂房建设的时候,县领导经常晚上10点来查看进度,工地上忙前忙后的各级公务员,都没什么怨言。有时我会感慨,企业在县城里最难招聘到的,是合格的中层管理人员,而合适的人才,似乎多数被政府纳入麾下了。

去年政府换届,张书记到邻市当副市长,陈县长到市区做区委书记,都获得了提拔。市里忽然有了传言,说两位干部的提拔,是因为泰乐的“北京股东”在中央做了“运作”,形成了一种神秘的利益共同体。

能达成这种神秘“运作”的,我想只有北京出租车的司机师傅们能做到了吧。


----- -----


(出于隐私保护,关键人名、地名、企业名都使用了化名)

Android转发:1回复:3喜欢:2

全部评论

Zhangyonghua07-03 19:33

段永平:我是一个普通人

滴滴嘟嘟00705-02 18:15

随着近年来逢进必考的推行,大部分公务员在执行上是没有问题的

追随者1号05-02 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