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笔记 /Chapter 11 【转机 Turnaround】

“人生的风景,就像大海的风涌,有时猛,有时平。亲爱朋友,你着小心。”

创业初期的人,应该很容易对这句歌词产生共鸣。在业务发展的初期,不确定的因素、未知的困难、计划外的变化,几乎是每天的必修课。

在与泰乐洽谈并购的过程中,G总那家大企业各部门的同事,带着老田和我,把他们集团旗下的高档餐厅吃了个遍。大企业的总部在上海,外滩上寸土寸金的办公楼,我们去看了好几栋。

“这都是我们集团的饭店,以后招待客户在这里可以打内部折扣。”

“这都是我们集团的楼,在这里你们挑一个办公室,以后到上海就有自己的地盘啦。”

并购计划的负责人Michael,常常有意无意地凸显他们大企业的实力,又经常暗示我们,未来并入大企业之后,我们就能够融入沪上的“高端人士”群体了。

那家大企业有几位合伙人级别的副总,每个人都占据一层奢华的办公楼,我们在洽谈期间被领着拜访了个遍。他们接待我们,一般都在自己专属的茶室。俯瞰黄浦江的茶室里,有容貌气质和着装都像空姐的同事专职煮茶。

“以后要不我们也招个美女泡茶?” 老田跟我说完,随即哈哈大笑。我知道他只是说说,他太太虽然不做出纳了,但是她的办公室距离老田的办公室一直没超过15米远。

随着并购的取消,上海的灯红酒绿从我们的生活中陡然撤出。常总没掩盖住的怒火,让准备卧薪的老田尝了一次胆(详情见上一章)。

一个副本虽然没有通关,但游戏还在继续。

当时泰乐在行业里已经有些知名度了,行业里的龙头,也知道了泰乐“可以出售”的消息。500强的大企业不买,二线的上市公司随即跟上。彼时行业里只有三家A股上市公司,各路FA大显神通,每一家都来过岩堤县城。

其中最大的一家,如愿成为了泰乐的新股东。他们也是打算分步走,先占股20%,等利润达标了,再考虑全面收购泰乐。上市公司的实控人陶总,在入股完成的那天,冒着刚刚发生的新冠疫情,专程驱车7个多小时,来到泰乐工厂和我们见面。

这一次见面,陶总说了一句话,给泰乐带来一个很大的变化。事后证明,这句话,可能比陶总带来的一亿元入资款更值钱。

“别做品牌了,我是上市公司不得不做,是基金给的压力,如果公司还是我自己独资,我不做品牌,又累又亏钱。”

老田一直都很景仰陶总,现在手握陶总一亿元投名状,他很清楚,这是陶总的肺腑之言。

我们在停车场挥别陶总的车队后,我听到老田给人力部门负责人打电话了。

“把品牌部和电商部的那几个人都叫到会议室,我们开个会。”

在会上,这两个部门被裁撤了。会议桌上,坐在老田旁边的我,很是震惊,他宣布这个决定之前,没有跟我商量。我一时搞不明白,我之前给他提的二手麦肯锡建议,是“量变到质变”中的那个“量”呢?还是“一句顶一万句”中的那个“一万句”呢?

事后老田跟我说,我们向他建议不做品牌的时候,他是不服气的,但是陶总提这个建议,他瞬间就接受了,因为陶总是过来人。既然接受了,就立马执行,一个小时也别拖了。

在老田的心里,或者说在老田这样的实干型创业者心里,话的份量,完全由说者的实力决定。他无论听谁的话,都是一脸真诚和学习接受的表情(我没见过他与别人争论观点或分析逻辑),但实际中采纳谁的话,他心里有一杆刻度清楚的秤。

我意识到,随着新的资金进入,我当初作为泰乐天使投资人的光环,已经消退了。我在泰乐说话的分量,要有新的硬实力支撑才行。

很幸运,我通过北京泰乐引进的几个客户,在未来的一年忽然发力,贡献了大量的业务额,这让我还能底气十足的跟老田谈笑风生。而我通过近距离的合作、甚至直接的参与,从客户们的身上,也学到了许多。

下一回,我讲讲大客户“金老师”从“小朋友”蜕变成“大佬”的经历。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


----- -----

(出于隐私保护,关键人名、地名、企业名都使用了化名)

Android转发:0回复:11喜欢:2

全部评论

xlli-77704-15 17:54

谢您吉言

大黄Connor04-15 15:38

感觉是不是在永康做电动工具?泉峰?

自由的球球04-15 13:00

你写的真精彩,比戏剧性强、商业逻辑混乱、爱情占主导的电视剧本强多了,没想到你文笔也这么好,有出书的潜质!

不买不开心04-15 08:49

雪球有这样创业过程的分享 真的很少 我这种还在路上的人 也真的喜欢看 还是要感谢分享

Do-right-things04-14 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