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期必然——如何认识大周期和利用大周期

阅读之前如果想更好地了解飞泥此文的来龙去脉,或许这篇文章能帮到你。
《回忆那冰点般的中国股市2008-2014(傻瓜投资后篇的开篇)》网页链接


写在具体的投资核心理念分享之前:

飞泥的证券投资系统,以跟随市场为起点,将把握以3-10年为跨度的经济与投资的超长周期作为超额利润的来源,忽略中短期的绝大多数市场波动。这里面需要投资者具备一些独特的性格特质和知识储备,但从超长周期投资这个角度看,也使得相对而言,这是一个金融市场中竞争相对少的领域。

因为散户一般缺乏超长周期的视野,而机构缺乏超长周期的资金和制度去实现超长周期的布局。寻找自身独特的优势,做那些别人做不到的,是任何市场中个体得以取得超额收益的根本。


而支撑这样一个投资体系的,有那么几个核心的理念。

核心理念1——金融市场的波动性:周期必然

“周期必然”这一点应该是整个体系最重要的基石,这里探讨的波动并不是数天到数个月的那种短期波动,因为短期波动带有明显的噪音属性且难以把握,飞泥依靠自己有限的认识和思维很难形成一个基于短期波动的稳定有效的交易系统。而体系中的波动是跨越数年,对一个国家乃至世界都影响巨大的超大波动,这样的波动虽然同样难以预测具体的开始或结束的节点,但由于其时间和幅度的跨越都十分巨大,所以只要能够辨识出这种波动,就能对投资行为产生重要的影响。同时,若“周期必然”这一点失效,那么这个体系最重要的“超额利润”的来源就失去的其最重要的根基。

这里先摘录一段我以前一篇文章《你这辈子会遇到很多次股市崩盘,所以不要害怕没有满仓》的段落

————————————————————————————————————
        金融创造了波动

        农业社会少有金融危机,即便某个地方由于天气原因导致农作物的绝收和丰产,也很难扩散到整个地区,甚至整个国家。

        但随着银行体系和证券体系(股票融资、债券融资)的诞生,过度投资(产能过剩)就成了某个行业甚至整个国家发展过程中极其正常的一幕。而萧条,正是消化不合理投资的必然过程。

        以前,一个企业有多大程度的发展,非常依靠自己的盈利能力,一个染布作坊很赚钱,那么它要经营上好几年,才能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开新的分店,如果新分店不赚钱,关闭店并重新积累资金。这样,产业发展很慢,但又很平稳。

        现在,一个企业有多大程度的发展,非常依靠你有多强大的融资能力,如果一个样板店很赚钱,那它可以通过融资和加盟,以极大的速度在全国乃至世界进行复制和扩张。但投资和最终运营之间有一个时间差,如果这个商业无法复制,或者被证明已无利可图,那么之前的投资就全部作废,导致产业链上下游的全面衰退。

        将一个企业扩展到一个行业,一个国家,同样如此。金融杠杆加快了经济的运行速度,使得产业的扩张会很快,扩张的过程中,整个产业链都是一片繁荣的景象,企业赚钱、供应商赚钱、银行赚钱、投资者赚钱。但这个过程没有刹车,产能过剩后的调整,也会来得非常剧烈。

        互联网、全球化、人性、媒体导致各种细微的波动被急剧扩大

        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现代金融杠杆所带来的波动,还有很多因素导致我们所处的世界会面临更加剧烈和频繁的波动。

        比如互联网导致了信息的急速流动。几百年前,信息闭塞的环境中,西安的事件很难影响到南京。现在,大部分大事件会以很快的速度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对很多人的投资决策产生影响。

        资金、信息、产业的全球化。如果以前世界经济像一个个湖泊,再大的巨浪也很难跨越边界席卷到其他地方。现在随着资金的全球化流动、信息的全球化流动,各种黑天鹅事件越来越容易扩散,并引起一连串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全球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变得越来越频繁,行业的扩张和洗牌也变成常态。

        而在各种信息的冲击下,人性贪婪与媒体的大肆宣传,导致资金总是过度地流淌。好消息来的时候,各路资金蜂拥而至;坏消息来的时候,又是各种釜底抽薪。这导致各个产业、以及股市的总是在非理性繁荣,和过度的调整中来回游荡。

        但对股市的投资者而言,这种剧烈的波动特性并不是坏事。认清股市的波动性后,就能利用股市的波动性。

        我们虽然不知道下一次对股市产生巨大影响的黑天鹅何时会到来,但它一定会到来,我们要做的是确保自己在黑天鹅到的时候,能够抓住机会(此时你得有钱),果断出击。

————————————————————————————————————

上文中的两点,是飞泥目前为止对“周期必然”认识的核心
——波动与周期是内生于整个金融系统的,而信息化的发展又急剧加强了金融系统的这个内生属性。

然后我再深入解释下

波动与周期是内生于整个金融系统的

这里涉及到对整个金融体系的基础认识。

什么是金融?

飞泥自己的片面理解——金融最根本的任务是将社会中的富裕资金,从资金闲置者手中转移到需求资金者手中。

银行将储户的钱归集,以贷款的形式借贷给企业。证券通过股票IPO和债券发行,将社会群众的钱归集到上市企业。保险以保费的形式筹措资金,进行再投资。基金归集了基民的钱,而创投将合伙人的资金,投资于创业者手中……这些都是资金转移的某一种形态。

金融行业的发展,产生的最主要结果是**加速了资金的流动速度,表现为杠杆变得可以轻易取得,融资变得越来越容易。如今整个金融行业已经融入了人类经济生产活动的每一个环节,成为经济行为的基础。

金融的发展和渗透对人们投资和消费行为的影响是巨大的:生产活动中,很难想象一个创业者可以完全摆脱金融,摆脱融资,就取得好的结果,从创投到贷款,从股份制到上市,这些金融行为遍布每一个环节。而房贷车贷信用卡,也融入了消费的日常生活之中。

所以,金融的发展使得大多数投资和消费的需求得到快速的满足,但这种快速满足有他的两面性——

好的一面。现在社会发展的各个环节,只要能被人想到且有利可图的投资需求,都可通过整个金融系统被迅速满足,这极大地加速了人类社会的发展速度,加速了各个行业的发展速度。这使得任何一个行业,乃至全人类社会,都能用极短的时间实现从低谷到繁荣的跨越。农耕社会每次大的社会动荡,生产力急剧下滑后,都需要通过少则几十年的休养生息去恢复失去的生产力。但现代社会,在金融的加速下,从0到繁荣的周期可以变得很短,也就是大到国家,小到行业,都能在适合的环境下,用极短的时间实现“繁荣”。

不好的一面,由于金融总是将分散的小的资金来源归集成一个相对更大的资金池,从而满足更大的资金需求。这会导致风险看似被分散,甚至被忽略,实则风险是不断积累,小的风险虽明显减少,而大的风险在积聚。比如单个储户不可能去在意银行的具体投资行为,公司小股东也无法左右企业的大型商业活动。

单一的系统要比分散的系统更容易产生更集中、影响更大的风险。金融使得实体的风险会逐步积聚,而在问题爆发前变得很难察觉,一个公司在融资渠道通畅时,问题很难表象化,但一旦出问题,就是大问题。整个银行系统也是如此,相对于总的资金规模,银行的利润占比非常的小,1%~2%的总资产收益率意味着,银行可以在几十年里的都“表现地”像一部赚钱机器,但一旦出现问题,则可能使几十年来的积累付之一炬。

同时金融所带来的资金的流动加速,以及金融对实体的加速效更加剧了这种本来就内生的风险,表现就是多数行业的发展总是会过快地进入过剩的状态。

金融就像一个加速器,农耕社会的经济发展如同一辆手推车,从发现问题到停车几乎可以同时完成。而现在的行业和经济在金融系统的加速下,手推车变成了跑车,有时发现问题后即使试图刹车,惯性也会推着涌动的资金继续朝着已经风险巨大的领域流动,速度本身就是风险。泡沫的产生和爆破变成常态。如果一辆300公里的跑车必须行驶在完全陌生的道路上,那么损毁-恢复-上路-加速-损毁就必定是一种常态。

金融对实体和虚拟市场发展的加速,和金融的自我毁灭性,一体两面、相生相杀。金融使得经济变得如同X战警中的金刚狼一般,超强的自我恢复能力+超强的自毁倾向。



以上啰嗦了那么多,无非就想说明一个问题——波动和周期是内生与现代金融体系的——周期是必然的——泡沫产生和破裂,经济的繁荣和萧条并非特殊情况,而是现在社会环境的常态。

周期必然

——恐怕这就是这个体系里最核心的思维之一,也是将5~10年的波动作为超额收益来源的根基。(根基塌方则整个系统塌方,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认识、认同和相信周期的必然性,对实际操作的意义也是巨大的,着眼于长周期的投资行为面对的最大问题依然是来自于市场的压力,来自于自身的贪婪和恐惧。

类似这样的投资由于是反人性的,逆向的,所以在实际操作中最容易遇到的心态就是,当实体经济和证券市场一片大好时,我们总是会因为害怕错过这样的“繁荣”,害怕错过未来可能的利润,而倾向于加仓和乐观,做不到逆势减仓。当实体经济和证券市场一片萧条时,我们总是由于害怕这种状况会无限持续下去而无法逆势加仓。

认同周期必然后,会产生很自然的想法,现代经济和金融市场中,繁荣和萧条都是相对暂时的,当我们手握资金时,我们可能错过了98年亚洲金融危机,可能错过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错过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等所有市场底部所带来的机会,但我们一定会在有生之年迎来属于自己的机会。反之同理,当我们处在市场狂热中时,也不应该认为当下的“繁荣”是永续的,是错过就再也回不来的。错过这次,还会有下一次。


当然仅仅认同“周期必然”依然无法支撑起一个完整的操作体系。

基于经济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投资大师们衍生出了不同的应用,但确实是殊途同归的——

格雷厄姆和巴菲特的价值投资将市场的不稳定解读为“情绪起伏的市场先生”,并充分利用了其中萧条所带来的股票低于价值的买入机会。其核心对经济的周期性表示绝对的乐观,相信萧条是暂时的,之后必定会有繁荣。

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所推到的泡沫-崩溃模型,也是从根本上认为市场虽然在某个阶段不断加强,但一定是周期变化的。并且将注意力集中在对拐点的辨识,和周期形成后的惯性上。

未完待续


很重要的往期文章补充阅读
《你这辈子会遇到很多次股市崩盘,所以不要害怕没有满仓》
网页链接
《信息爆炸,资金如水,周期必然!》
网页链接

《傻瓜式投资 前篇》
网页链接
《飞泥翱空(精华文章)置顶贴》
网页链接



承雪球BOSS们阅
@不明真相的群众  @卢山林 @方舟88  @今日话题  @投顾小助手  @sosme  @流水白菜  @小小辛巴  @黄建平  @价值at风险 


每个人的投资理念多少都是有一个体系的,飞泥也是。通过按照特定先后顺序阅读系列文章,可能能够帮助大家更好地了解我文字背后的投资逻辑,以及飞泥自己的成长路径,从而发现不足和可取之处,选择适合自己的那一部分。
《飞泥翱空(精华文章)置顶贴》
网页链接
雪球转发:63回复:41喜欢:358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