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房降价两千万,为啥还是没人买?

杭州史上最贵的法拍房,又又又降价了。

与9月7日的起拍价1.155亿元相比,这次起拍价下调到了9240万。在短短二十天内,这座豪宅的起拍价下降了2310万。不过,起拍价下调并没为这套天价豪宅吸引更多买家——和上次情况一样,这次依然只有一个人报名参与竞拍。

但截至站长发稿前,这位报名竞买人始终没有出价。


01

在中国豪宅史上,绿城桃花源绝对称得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从1998年拿地立项,到2017年正式收官,这个项目前后开发了近20年。

如此精心打磨的豪宅自然赢得了不少企业家的喜爱,绿城创始人宋卫平就曾住在这儿,网易创始人丁磊也在这儿买过房,当然,绿城桃花源最出名的业主,还数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就连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都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真的想买(桃花源),如果能便宜一点儿的话。”

此番登上阿里法拍网的房子,正位于绿城桃花源南区的西锦园,名叫“杭松居”,其主人是浙江温州商人张连松。张连松曾任泰州市浙江商会会长,涉猎房地产、道路运输、金融等多个领域。

2007年,张连松以近6000万的价格买入绿城桃花源南区两栋别墅,将其打通后,又花费近7300万元大加装修。打通后的杭松居,占地面积达到6亩,也就是4000㎡,将近半个足球场大。


庭院整体采用的是苏州园林风格,前桂后榉,园林内种有130多种花卉和名贵树种,不仅有价值百万的日本雪松,还有300年树龄的红豆杉。

通过花卉和树木搭配,整座院子能做到四季常青。

园中建筑也颇有讲究,中式亭台楼阁穿插其间,利用月拱门、走廊等中式园林中特有的造景手法,营造出空间相互渗透、隔而不断的视觉效果,绝对是一步一景。


而在杭松居最中心的池塘里,还养有上百条锦鲤,寓意康泰吉祥。


庭院整体非常考究,而且定期有人维护,因此绿植的状态一直保持得良好。

如果不是杭松居的主人张连松资金出现问题,这样的豪宅可能根本不会面市。

据了解,张连松此前涉足P2P领域,后因民间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等原因被多次起诉,此后又因为未能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连续4次被强制执行。

因正因如此,杭松居才登上了法拍网。

02

其实,杭松居最让人咋舌的不是庭院,而是建筑内部的装修。

在阿里法拍网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份长达11页的家具清单,总共列入127样家具,这些家具大多为红木家具,造价不菲。


这些家具有多名贵,站长简单举个例子——玄关处陈列的一面孔雀双面刺绣屏风,采用的是苏绣。这面屏风寓意“花开富贵”,是由绣娘花费3年时间才绣成的。


房屋内部多采用红木家具,整体色调稍显暗沉,看得出屋主年龄偏大。

偏厅摆放着一柄如意形状的九龙献宝摆件,用的材料是小叶紫檀。小叶紫檀质地坚硬,价格昂贵,一般多用来做手串,像这样雕刻成大型摆件的,堪称世间罕见。

而这件稀有的小叶紫檀成品,是张连松在上世纪80年代拍卖得来的。


走出偏厅,进入会客厅,又是另一番天地。会客厅的空间大而广,挑高达到7米,给人一种视觉的开阔感。而在会客厅的顶部,悬挂着一顶金包玉的大吊灯,这顶吊灯重达两吨。


据了解,张连松当初装修这套房子时耗费了7300万,全屋定制的红木家具足以按吨计算,全部使用昂贵的老挝红酸枝,共计200吨。地上两层的总建筑面积达到1048.87㎡,内部有整套定制红木家具、红木根雕的桌椅、红木格子架,仅这部分家具总价值就超过千万元。


而地下建筑为一层,共600㎡,内部设有游泳池、酒窖、桑拿房、健身房、7米红木老茶台、家庭影院等功能空间。负一层吧台设有红木吧台酒柜、红木博古架以及金丝楠木打造的大型摆件,放眼望去奢华至极。

03

由于张连松的资金出现问题,杭松居早在2020年就挂牌出售了,当时的挂牌价为1.6亿,将房子连同室内装修及藏品打包出售。

此前,B站up主“小艾大叔”曾发布一则杭松居的带看视频,这则视频在B站的点击量超过500万。

看客虽多,但真正有意向买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毕竟,杭松居是妥妥的天价,而银行只愿意贷款5000万,买家需要支付的首付款高达1.1亿。同时,杭松居属于豪宅范畴,还需要支付3%的个税,这笔费用约为480万,着实不菲。

买下房子之后,后期的持有成本之高也显而易见。首先是物业费,杭松居的物业费一年为65520元。此外,杭松居还配备了两位管家,一位负责室内,一位负责室外,每人每年6万元,一年需要支付12万元。

当然,买家也可以选择不雇管家,自己打理这“6亩地”——那想必绝对是个繁重的体力活。


除了这些成本,杭松居日常的园林维护、家具维护,同样都是烧钱的大坑。而且园子不维护就会草木丛生,降低品质;红木家具更是金贵,不仅日常要忌烫忌水,而且大概每三个月还要用蜡擦一遍,否则表面涂层受损,木质就会变质,在南方甚至可能因受潮而发霉长毛。而这一切专业服务,在市场上都要价不菲。

除了资金问题,购房资格同样是个难题。今年3月,杭州将法拍房纳入限购范畴,这意味着由两套房打通而成的杭松居需要耗费两个购房名额,无形之中也为拍卖增加了难度。

9月7日,杭松居首次登上阿里法拍网,起拍价1.155亿元,最终流拍。二十天后,杭松居再登阿里法拍网,起拍价9240万,降了2310万。

可惜的是,一口气降了这么多,但竞拍的人还是只有一位,而且这位神秘人还一直没出价。

值得一提的是,这套房子并非空置,张连松现在依然住在里面。从阿里法拍网上的提示来看,“标的物现由被执行人占有使用。拍卖成交后自觉腾空房屋并交付,若届时不自觉交房,法院将强制腾空,完成该程序需要一定时间”。


估计到时候房子即便真被人拍下来,腾房也是件麻烦事,毕竟张连松都被强制执行4次了,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只能说,豪宅虽好,但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只是看着好,过过眼瘾就得了。管中窥豹,了解了解富豪的生活方式,如此而已。

雪球转发:9回复:28喜欢:11

全部评论

炒个美女出来玩09-27 21:14

有这个钱在每个省份都买一套房不香吗?

余生海海09-27 09:18

流动性

千里追风h2309-27 09:16

标题党

redbrother09-27 08:59

贫富差距太大

尹嘉祥09-27 08:56

银行都说了只值5000万 谁没事掏一亿去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