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明星前夫沦为“行走的2100万”,全民围追山西前首富!

昨晚,一则“上海悬赏2100万抓山西前首富”的消息震惊了世人。

这位山西前首富虽然早已卸下了首富的光环,但风光不再,威名还在。毕竟他也是娶过女明星的一方豪富,这些年混迹互联网的谁还没看到过几张两人当年婚礼的照片呢?

那绝对是一场既接地气又显豪气的婚礼。照片中车晓穿着大红嫁衣,满脸幸福;与她手牵手的新郎官戴着眼镜,笑容灿烂。


那是2010年1月25日,新郎李兆会29岁,风华正茂。这一年,他以100亿身家登上胡润富豪榜。

一年后,李兆会与车晓离婚。

2012年开始,李兆会的财富世界陷入困境。从巅峰时的125亿资产到一文不名,他只用了不到十年。

而他最新的动态,来自9月1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发布的执行悬赏公告。作为被执行人,山西前首富、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已经下落不明,提供他下落者可得奖金10万元;提供可执行财产线索的,可奖10%。如果成功提供举报线索,帮助法院将涉案资金全部执行到位,则举报人最高可得到高达2162万元的奖金。

网友们群情激昂,很多人表示要全军出击,寻找这位“行走的2100万”。


01 枪口下的李海仓

李兆会是个富二代,却又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富二代。他22岁就接手了父亲的海鑫集团,因为其父李海仓被枪杀了,而李海仓身故时还不到48岁。

李海仓生于1955年,家境贫寒,兄弟姐妹众多。他知道家里靠不上,于是勤学苦读,努力考上大学,并在求学期间半工半读。毕业后,李海仓进入榨油厂工作,很快就在榨油岗位上干出了名堂,随后调到肥皂厂,并用两年时间从工人岗位一路晋升为厂长。

1987年,李海仓被任命为焦化厂厂长。在这里,他积累了人脉和经验,最终萌生出自己创业的念头。1993年,他在闻喜县东镇开了自己的焦化洗煤厂,并在山西这个煤矿大省迅速开辟了自己的商业版图。

那是山西煤老板最为辉煌的时代,他们开着最豪的车子,住着最大的房子,一掷千金,风头无两。但李海仓有更大的野心,他赚的钱主要用来投资盖厂,焦化厂、钢铁厂、水泥厂……摊子越铺越大。到1992年他成立山西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时,其个人总资产已高达30亿元。

海鑫钢铁集团是山西规模最大的民营集团,资产总值达40亿元。当地有7300多人在海鑫集团就业。当时的闻喜县县委书记曾说过,“我们县里三顿饭,有两顿饭是海鑫供的”。2000年左右,闻喜县脱贫,海鑫集团被认为功不可没。

踌躇满志的李海仓给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2005年让海鑫钢铁跻身全国五强。也许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他终究还是未能实现。

李海仓有一位同村的发小儿同学叫冯引亮,两人关系不错。李海仓发迹之前,冯引亮已经靠承包造纸厂率先发家,年收入200万左右。但后来造纸厂因为污染问题被关停,冯引亮断了财路。这时他想到了已经成了大老板的李海仓,就提出希望发小儿买下自己厂子的地,开价200万。李海仓觉得200万太贵,没有同意。

接下来的两三年,李海仓不停扩建厂房,拿了不少地。这是否刺激到了冯引亮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2003年1月22日,冯引亮开车进了李海仓的工厂,下车走进李海仓的办公室,又一次提出卖地给李海仓。

李海仓没同意。

冯引亮掏出一把枪,当场给了李海仓头部几枪,又给了自己一枪,两人双双毙命。

当时的李海仓不到48岁,不仅是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还刚刚当选中华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不到三个月。如今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包括小米雷军、TCL李东生、吉利李书福、何鸿燊之子何猷龙等,可以对标一下李海仓当时的身份地位。

02 迷雾中的李兆会

李海仓意外去世,蒸蒸日上的海鑫需要迅速找到接班人。

县里意思是让集团副总接手,因为他是帮李海仓打下江山的得力助手。但是,李老爷子不答应,他认为,这片江山必须交给李海仓的儿子、自己的孙子——李兆会。

于是,22岁的李兆会匆忙结束了在墨尔本大学的学业,回到家乡东镇,“不太情愿”地子承父业了。当时海鑫内部盘根错节,实权掌控在几位创业元老手中。不少人担心李兆会要被架空。

没想到,李兆会是个人才,他上任后迅速将几位元老排挤出局,很快便独掌大权。

父亲去世一年后,23岁的李兆会把海鑫钢铁资产总值冲到了70多亿元,并以12亿元的税款成为当年中国民企中的“第一纳税大户”。在2004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李兆会排名第19,比父亲在世时的27名还高。

当时如果夸李兆会一句“最牛富二代”,应该没人反驳。

但接班后的激情逐渐退散后,李兆会开始抱怨做钢铁行业投资重、回报低,于是他逐渐沉迷资本,脱实向虚。彼时正是牛市的开端,李兆会一度在股市上赚到了40亿。

至于钢铁主业,他已经全然顾不上,几乎任凭海鑫钢铁靠惯性发展。2006年,李兆会辞去海鑫钢铁和海鑫实业的总经理职务,仅保留董事长身份,此后他便常年生活在北京,很少回老家。

当然,李兆会并不是不惦记老家,2010年他迎娶女明星车晓时,便是在海鑫工厂厂区办的婚礼。200辆婚车,500桌宴席,海鑫上万名员工参加婚礼,他们不仅不用随份子钱,而且每人还收到了500元的红包。

明星的圈层生活基本在北京,李兆会也把自己的战略要地放在了京城。他在北京四元桥西投资了比如商场,还在商场周围以及顺义等地斥资数千万购置了多套豪宅(其顺义房产已被法拍,拍卖得款1.02亿元)。

然而,他和车晓的婚姻只维持了15个月,就宣告终结。一度有传言称车晓拿到了3亿元的离婚补偿金,车晓断然否认。

在那时,李兆会的商业王国已经开始暴露危机,而这个危机实际上全是李兆会本人的责任吗?恐怕还真未必。

很多人抨击李兆会接手海鑫后不进行设备的升级改造,导致企业产能和成本逐渐落后于市场。但我们客观来看,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钢铁行业净利率从2001年的12.15%骤降到3.48%,2012年甚至低到了0.04%。在这种情况下,开工企业就可能赔钱,但不开工又会导致几千上万名员工收入受损。这时候,你猜会发生什么?

站长翻阅既往报道时发现,那期间运城市领导曾在会上对李兆会说:“很多次,省领导想到海鑫集团去看看,但你也不在,就不去了。”李兆会则承诺,“2012年在海鑫集团呆200天”。事实上,并没有兑现。

在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李兆会也想过转型,比如他在北京投建了全国第一家儿童体验城,后来又复制到全国开了7家。此外,他在曹妃甸还建设了500万吨球团项目。但这些转型之作都没能帮他度过危机,海鑫集团逐渐从纳税大户变为欠税大户,甚至连员工工资也开始拖欠。

2013年,海鑫开始申请大量贷款。2014年,海鑫资金链断裂,陷入200亿债务旋涡。2017年,李兆会宣告破产,债权人讨债无门,银行分行长亲自带队追债,李兆会被限制出境。

抽丝剥茧后,我们可以找到一家名叫海博鑫惠的公司浮出水面。这家公司为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等三人所有,从法律和股权意义来说,都与海博全无关系。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承担了海鑫相当一部分的采购和销售业务,而且据内部人士透露,“采购量大价高”。

海博鑫惠的资本能力如何?我们可以从一件事上管中窥豹。海博鑫惠曾斥资10亿元与史玉柱一同参与辽宁成大(600739)定向增发。据辽宁成大相关公告,海博鑫惠2012年末总资产已经达94.93亿元。

也许,海博鑫惠正是李兆会家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B计划。

03 结语

当众人吆喝着要追捕李兆会、瓜分2100万时,败家子的名头似乎也被他越坐越实了。

提到这位娶过女明星的一省前首富,大家普遍嗤之以鼻,认为他不过尔尔。

但当你认真梳理他的人生经历,想必会惊叹于他神乎其神的走位。22岁接手百亿钢铁王国,铁腕挤走昔日元老,进出股市浮盈40多亿,甚至就连如今的“名下已无财产可执行”都显得那么扑朔迷离。

也许,你看到的败家子面目,正是他想让你看到的。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