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击案背后的地产风云

9月13日上午,武汉。

一名男子径直走进位于武汉洪山区人民法院对面的法律维权服务中心,对着办公室里的薛律师开了一枪,旋即趁乱逃跑。

中午时分,武汉警方发布通报。


我们很快了解到,涉案男子姓雷,47岁,是武汉多家建筑公司的老板。

雷某与薛律师之间的纠纷其实并不复杂,两人的关联仅限于2020年5月的4起民事案件。而这四起案件的主因,都是建筑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也就是——拖欠工程款。

两个人,两种人生,随着一声枪响,走向分叉。

01 风险缠身的雷某

从企查查的信息来看,嫌疑人雷某名下关联有4家公司。其中武汉鲲翔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鲲翔”)营业执照已被吊销;武汉奔翔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翔”)、武汉飞翔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处于存续状态;武汉飞翔创新装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处于注销状态。


在风险提示一栏,鲲翔涉及到的自身风险多达63条,因雷某关联的风险有64条,历史风险有4条。

其中,雷某多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也就是俗称的“老赖”。


而雷某与被害人薛律师的交集,源于2020年5月的4起民事案件。这4起案件均因建筑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所起,在洪山区人民法院进行了审理。

所谓“建筑工程分包”,也就是建筑工程总承包公司将所承包工程的一部分,分包给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分包企业。在分包过程中,最常见的纠纷是发包方拖欠工程款的违法纠纷、违法分包所引起的工程款纠纷,以及合同无效引发的拖欠工程款纠纷。

建筑工程分包合同纠纷基本都跟工程款有关,最终查封、冻结被申请人财产的情况也比较常见。

裁判文书网并未公布这4起案件的详细审理过程,但从执行情况来看,法院认为申请人的诉求符合规定,冻结了鲲翔、雷某名下银行存款或其他等值财产,申请金额分别为40.3万元、21.6万元、21.2万元、42.7万元,总计125.8万元。其中不动产、动产、银行存款被查封、冻结的期限分别为三年、两年、一年。

法院审理结束后,雷某并未按照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并先后两次被限制高消费。

由于雷某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最终被法院强制执行。

成为老赖后,雷某的生活大不如前,他曾找自己的姑姑借了200元,用来维持生活。正因如此,雷某对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案中的代理人薛律师愈发不满。

9月13日,雷某喝了酒,揣上枪,来到了武汉洪山区人民法院对面的法律维权服务中心,这里是湖北高照律师事务所的一个办公点。


02 新婚燕尔的薛律师

薛律师生长于甘肃农村,靠多年苦读考到了高校云集的武汉,大学同学对他的印象是“高大阳光,非常热情,爱打篮球”。2015年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作为湖北高照律师事务所的专职律师,薛律师毕业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同事说,薛律师正义感很强,对法律业务钻研透彻,是法律维权中心的骨干力量,经常帮弱势群体打公益官司。

律所周围的很多商户都对薛律师印象很好,说他闲暇时会来照顾生意,而且为人亲和,爱和大家聊天。前不久,他还在律所旁的店铺里买了一辆电动车。

这就是薛律师的日常,他在武汉买了房,一年前结了婚,拥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散发着积极向上的力量,拥有充满希望的未来。

9月13日,他和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里还有几个同事。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会在这里度过自己平凡而忙碌的一天,然后下班回家,和妻子一起吃晚饭。

但意外还是不期而遇地来了。


上午10点左右,雷某径直走进法律维权服务中心,他一言未发,直接对着薛律师的脸开了一枪。

现场目击者透露,雷某作案所用的枪支疑似自制土铳,大概50厘米长,枪响时产生了巨大的闷响,现场立刻陷入混乱。而雷某则用一个类似网球拍套的袋子罩住枪,迅速趁乱离开。从法律维权服务中心来到街上后,雷某想抢车逃跑,但他拦住的前两辆车都躲了过去,没有停下。其中第二辆车的行车记录仪显示,雷某曾向车主举起了枪。

最终,雷某拉开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宝马车的后排车门,从后排上车后,用枪抵住正在看手机的车主,车主弃车逃跑,雷某开走了车。


在雷某夺车逃窜之后,很快民警便赶来封锁现场,满脸是血的薛律师则被担架抬上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

据参与抢救的医生透露,雷某这一枪直冲头部,一击毙命,薛律师的右脸整个毁损,鼻梁上留下了一个10cm的大洞。子弹穿入了颅脑,具体要等法医解剖鉴定。

12时55分,武汉警方发布了警情通报,雷某已于11时50分被抓获。经初步调查,雷某交代,因为纠纷对薛律师不满,遂行凶。

雷某对薛律师不满的原因显而易见。薛律师曾于去年5月接受4名带农民工干活的包工头的委托,向法院申请查封、冻结雷某名下的126.03万元银行存款。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薛律师是受法院委托为农民工提供法律援助。所谓法律援助,就是不要律师代理费的公益诉讼。

案发后,有媒体前往雷某此前所住的武汉花城家园采访。社区工作人员透露,最近有不少自称雷某债主的人到社区打探雷某的消息,“好多人说雷某欠了他们的钱,问他房子有没有卖”。

其实,雷某早已不在此地居住。

雷某的姑姑透露,雷某早年间和亲戚合伙开了一家机械厂,后来又经营了一家建筑公司,基本上一直生活无忧。然而近几年由于生意亏本,雷某的生活也陷入了困顿,“一个礼拜以前,他找我借了200元维持生活”。

而薛律师所在律所认为,雷某之所以报复薛律师,可能跟雷某的房产被法院强制拍卖有关。

在案件发生后,薛律师的家属已经连夜从甘肃老家抵达武汉。

03 风云突变的行业

枪击案发生后,最让人无语的其实是网上的评论。

雷某在整个过程中表现得十分冷静,一击毙命,而后趁乱逃脱,持枪抢车,再开着车前往火车站。手段之凶残、影响之恶劣,让人很难不愤慨。

然而个别网友的评论却让站长开了眼,不少人竟然共情起了雷某,觉得他是被薛律师逼到走投无路的“可怜人”。




其实,整件事并不复杂。凶手早年因为房地产行业风口赚了钱,后来行业下行,上游公司拖欠项目工程款的情况开始屡见不鲜。雷某作为承包方,不开工就赚不到钱,但开了工就要给工人发工资,工程结束后又拿不到钱,经济压力势必越来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同在2020年5月,雷某及其关联的公司奔翔还因为另一起承揽合同纠纷案件被起诉。

原告称奔翔拖欠自己工程款501110元,从2018年2月起,原告多次找奔翔索要欠款,被奔翔以某大型房企拖欠工程款为由拖欠,从而产生滞纳金43627.46元。在此期间,原告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致使贷款无法偿还,借贷累累,造成家庭特别困难。

另外,原告提到雷某在奔翔从事业务期间,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因此雷某与奔翔应对原告承担连带责任。

被卷入案件的大型房企出庭时表示,己方已与奔翔结清工程款,奔翔与原告之间的经济纠纷与其无关。最终,法院判决奔翔向原告支付欠款人民币501110元及资金占用损失,且雷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当然,这笔钱雷某最终也没赔,今年5月,雷某又被法院强制执行了。

行业往上走的时候,大河有水小河满,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能跟着吃红利。而行业朝下走的时候,一家大公司爆雷,就能坑死一堆小公司。多少小老板手里攥着大房企的商票无处要账,同时还要被自己的下游、工人追债。他们可能等不到大企业破产重组,自己就先成了老赖,个人资产冻结,房子也要被法拍。

雷某只是一个走极端的个例,与他相比,薛律师才是真的无辜。

微博大V @陈敏-CS对本案进行了梳理,薛律师为了防止雷某转移财产,向法院提起了诉前财产保全,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正因如此,雷某记恨上了薛律师,将自己的“损失”迁罪到了薛律师的身上。 


简单说,整件事就是一个小地产公司老板因为经营不善,拖欠工程款,结果被维权律师申请冻结财产,心生不满,最终报复了维权律师。

孰是孰非,无需辩驳。

04 结语

房地产行业已经下行很长一段时间了,期间房企爆雷不胜枚举。据中房网最新统计,年内共有255家房企发布了相关破产文书,几乎一天破产1家房企。

每家房企背后,都关联着一大票的上下游企业。

而雷某,只是这个行业中的一个小缩影。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