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易质疑5.5%

最近疫情肆虐、股市下跌,很多人对经济非常悲观,甚至认为政府会下调5.5%的GDP目标。我认为不要轻易质疑5.5%,理由如下:

、过去27年,GDP目标26胜1败

借助国海研究所的数据,我们发现过去27年,政府制定的年度GDP目标只有1998年MISS,那一年内部洪水滔天、外部东南亚金融危机。面对这样一组数据,即便啥也不懂、非要下注,我也会赌今年5.5%达成。

政府的工作目标绝不是拍脑袋,而是经过严格论证和反复考量。每年的经济目标,都是由前一年的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成立专家组计算论证、征询外部意见、最终提交两会审议通过。这是一个极其严肃和严格的流程,即便是政治局会议都不可以随意改变。因此,由于降准低于预期、没有降LPR就觉得政府要调低该目标,过于草率!

二、政府掌控大量资源,有足够的手段

在中国这样的体制,政府掌控难以想象的资源,当它下决心做一件事时,实现概率很大。但很奇怪,投资者总是质疑,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因此也吃了不少亏。08年底政府说“四万亿”,我们质疑“会不会真的这么多”、“四万亿有用吗”,结果经济V型反转;15年底政府说“供给侧”,我们质疑其有效性,结果“资源价格见底回升”、“很多周期品的景气开始回升”;19年底政府说“房住不炒”,我们认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打压房地产的景气,结果去年大量地产公司陷入困境· · ·

因此,不要轻易质疑政府的决心和能力。从去年四季度开始,政府在很多场合强调“稳增长”,如果你到现在还质疑这一点,会犯我当年的错误。

三、经济可能中期见底

其实即便没有政府的强力政策,经济也可能中期见底了。我们曾经研究过美国、日本、韩国和台湾等经济体的历史数据,发现很多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都会长期下台阶,但不会一直向下,而是下一个台阶、横一段时间再下。比如日本,1955—1975的经济中枢是15%、1975—1990的中枢是7%、1990年以后逐步降为0。中国经济也是如此,从2011年步入下行周期以来,至今已经十年、GDP腰斩,或许到了停一停的时候。

因此,政府在这种位置出手“稳增长”,其实难度并不大。就像在2015年底“供给侧”和2019年底“房住不炒”,看似政府的强力措施改变了资源品和房地产的运行轨迹,实际上行业本身可能也已经到了这个位置,政策只是强化了反转的态势而已。2016年初的资源品价格还能跌多少?2019年底的地产经过20年的大周期和5年的小周期,能够永远向上吗?只是你沉积在过去的岁月中,会觉得商品价格跌到0、地产永远向上、GDP永远向下!

因此,经济中期底部再叠加政府的强力出手,我们非但对今年5.5%的政策目标有信心、对中期5%的增速也有信心。这一点对于投资意义非凡,过去十年之所以“周期退却”、“消费崛起”、“科技躁动”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GDP不断下台阶。因此,一旦经济企稳,周期就会回来,消费和科技的泡沫会消亡,这就是过去一年多市场呈现的特征,绝不是简单“稳增长主题”。如果你还在梦中,可以看看我过去一年多公众号的若干文章。

前段时间受邀给一个机构路演,一个年轻的基金经理听我上述观点非常生气。他认为我如果觉得5.5%可以实现,需要用PPT和EXCEL表严格论述,而不是讲“相信政府”这样不专业的言论。我哑然失笑,Too Young Too Naïve,我如果有空随时可以写50页PPT,但支持我结论的就是上述观点。投资应该寻找简单而有效的方法,而不是故弄玄虚、舍近求远。

如何实现5.5%、每个部类怎么分配依靠政府的智慧和努力,而我们的工作是相信结论并寻求投资上的应用。这就像哥德巴赫猜想和黎曼猜想,即便还没有被证明,大概率也是成立的。与其整天担心前提、还不如安心应用!

雪球转发:29回复:122喜欢:31

精彩评论

EzioOoOwen04-24 14:41

真想改,改成10%都行,有啥意义?自娱自乐自己给自己颁奖罢了

无茶uoe04-24 17:13

没人关心5.5还是8.5,对生活来说直接的感知才是真实的;
不必关系5.5还是8.5,对投资来说,逆境中你决定离场还是下注才是重要的;
对于赢麻了党来说,早就已经躺平了,你哪怕15.5他也只能躺着做梦!

旭日各处升04-24 14:15

第一季度这么好才4.4%,接下来靠数字统计工作小组了

全部评论

我非我y0b07-16 19:22

凌总,现在上半年的增速出来了,今年的任务大概率完成不了吧?想听听您的宏观看法。谢谢!

echo68804-27 13:15

我再从心理学角度解释如何利用5.5,反复收割韭菜,现在大家不信5.5,所以跌的多,你就做多,等到了三季度大家又信5.5,你就反手做空,等年底5.5完成,你在平仓。等明年一季度如果实质性下滑,比如明年定了4,你就满仓做多。。。。。
要是没发财的随时请找我

echo68804-27 13:11

我在做个预测,5.5完成之时就是股市崩盘最低点

echo68804-27 13:10

韩国96年GPD大概是7左右,97年的GDP增速是6左右,然而股市最低点是97年12月。。。。。然后98年GDP增速才出现实质性影响。经济学家分不清股市到底是经济晴雨表还是因为金融市场跌了之后导致经济问题,还是因为全球流动性危机导致?
我一点不怀疑今年GPD增速能完成,但不妨碍投机客猛拍大盘

陆鸿渐04-25 23:43

你把他们想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