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的击鼓传花游戏结束了

$暴风集团(SZ300431)$ $乐视网(SZ300104)$

作者:Oak 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 (ID:hyzibenlun)

暴风科技的故事并不难理解,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冯鑫向投资人承诺,无论鼓声是否停下,花会永远在他手里。这场游戏鼓声当然会停下:冯鑫被警察带走了。

1、游戏的开始和结束

7月28日下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传言都指向发生在2016年的MPS收购案。

自2015年上市后,暴风凭借连续37个涨停板,股价一度到达过360元以上,此后开始下跌,2016年时,股价已经跌到了80元左右。毫无疑问,当时这家公司希望有更多故事,而在2019年8月1日,冯鑫消息宣布2天之后,股价为4.98元,一切都是徒劳和失败,这是这四年故事的底色。

2016年5月,暴风联合光大资本,计划以52亿元高杠杆收购拥有英超、意甲等体育版权的公司MP&Silva(MPS)。

当时,光大资本、暴风集团与多个资本方签署了相关协议,成立浸鑫基金,光大资本子公司光大浸辉、暴风投资、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担任GP,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除此之外,还有招商银行、华瑞银行、东方资产、钜派投资及云南、贵州省等11家LP。

当时各方的算盘都是用这个并购基金买下MPS,再装进上市公司,股价上涨之后,各方能够拿钱退出。根据AI财经社报道,暴风还跟其他股东承诺:如光大不能顺利退出,就由暴风收购股权。同时,冯鑫还将自己的部分暴风集团股权质押给其他股东。

这好比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冯鑫向投资人承诺,无论鼓声是否停下,花会永远在他手里,受到惩罚的是他。

当时,这种大手笔买买买的风气算是由乐视掀起,2015年,仅成立一年的乐视体育宣布完成了A轮融资8亿人民币,之后几乎买下全球体育的各种重磅赛事,一度手握价值47亿元的版权IP。

直到2015年3月上市前,为了满足三年盈利的上市要求,暴风远离视频网站的版权大战,虽然降低了版权开支,但也就此远离主流。因此,上市之后暴风也在有意地补足版权短板。但没想到的是,MPS被收购后,业绩持续走下跌,MPS没能拿到意甲在2018到2021年的版权,英超、苏超、美洲杯等版权也相继失手,之前拥有的意甲、阿森纳版权还即将到期。2018年10月,伦敦高等法院干脆裁定解散MPS公司。

与此同时,2016年4月开始,暴风股价也没有停止下落的趋势,从三月底的85.98至2016年年底股价跌落到46,此后市值一路大跌,到了2019年,暴风整体市值才20.76亿元。

暴风无法把MPS装进上市公司,公司股价一路下跌让质押的股权也资不抵债,2019年5月,光大证券发布公告,旗下的光大浸辉、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索赔7.5亿元。招商银行则起诉光大资本索赔34.89亿元。

而根据暴风公告,在这场诉讼之前,光大证券已将暴风集团和冯鑫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暴风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合计为7.5亿元。

但暴风并没有任何偿还能力,早在2019年4月26日晚,暴风集团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暴风集团2018年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

根据财经旗下公号“晚点”援引一名律师分析称,追究刑责某种时候也是施压的手段,冯鑫承诺给光大兜底但项目亏空后却没有履行,交易金额很大又短时间崩溃,相关机构或因受贿、挪用资金等常用罪名带走冯鑫。

蔡文胜是暴风的第一个股东,他在冯鑫出事后发朋友圈告诫创业者,”任何时候都不要签个人连带无限责任”,或许暗示的是正是收购案中的法律责任。

冯鑫有过许多次退出的机会,他偏偏选择一路走下去。

在2005年的时候,冯鑫刚开始做播放器,做了两三个月,陈一舟找到他要收购,问他价格,“他想买我,就说你想挣多少钱。其实我都没想过。我大约算了一下,我需要2000万就衣食无忧了”,冯鑫在2011年接受雷晓宇采访时候说。他问陈一舟如果要让手下也挣到2000万,他应该卖多少钱,陈一舟告诉他应该乘以十,但是他买不起。

自暴风上市以来,市值一度突破400亿,冯鑫本人账面身家曾超过百亿元,集团内部也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蔡文胜在那条朋友圈中说,冯鑫让很多机构和股东都赚过钱,“其实任何一家公司能够上市,最苦一定是创始人”。这是冯鑫做人的底色

每个人都说冯鑫是个好人,和他的草根出身或许有关系,从底层往上走,靠的是朋友之间的信任。

冯鑫原本在山西食品行业工作,后来受到老板慧眼识人,去开馒头厂,再之后又去奶糖业和保健品行业。

而进入科技行业是因为情绪上受到鼓动——他读了一本《联想为什么》,就去联想敲门找工作,联想拒绝他以后,他就去金山,“《北京青年报》有个整版广告,说求伯君砸锅卖铁再造金山,联想出资,做WPS97跟微软竞争。我给金山写了封信,也没回音”,冯鑫说,然后他去了找工作的展览会,得到了文曲星的工作机会,曲线救国又去了金山。

2、追风口和投机

草根创业者在行为上偏向于投机和赌概率。在一件事情上努力的创业者,成功的概率是50%——要么失败要么成功,而投机的创业者,成功的概率是更小而不是更大。

在收购MPS之前,暴风的故事是VR。从2012年开始,VR就是一个风口,2014年,Facebook以30亿美元收购Oculus VR,几乎是确认了这一风口。

2014年9月,暴风影音发布首款VR产品,暴风魔镜。根据腾讯新闻报道,冯鑫对VR产品的指导方式十分激进,提出VR产品应该采取“快速迭代、快速推向市场”的策略。到了2016年底,已经推出第5代VR眼镜。暴风魔镜员工一度超过500人,20多个项目组,覆盖了VR产业的各个领域。但实际上,暴风魔镜的生产和设计都是外包,暴风所做的仅仅只是最后在眼镜上加上一个自己本身品牌的logo而已。

但正是因为如此,这家公司在2015年创造过55个涨停的A股神话,价格从上市的7元左右,涨到300多元。

不过,虽然出了5代产品,但他在技术上并没有太多的突破,很快暴风魔镜失去了热度。和Facebook追赶VR风口不一样的是,暴风在VR上下重注,VR也成为暴风的支柱,而Facebook则是在支柱产业之外探索新业务。

今年2月21日,暴风集团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称,此前带动暴风集团股价飞涨的VR业务陷入资不抵债局面。

在2015年的VR风口之后,暴风追逐的另一个风口是电视以及建立一个类似于乐视的生态系统,乐视在当时有套完美的资本市场操作手法:

第一步,先是以低价为核心卖硬件产品,使得产品迅速走量,扩大收入规模;然后在内容收入补贴硬件亏损;最后新的生态业务通过资本运作孵化完毕,装入上市公司体系,把亏损通过关联交易做到非上市体系,推动业绩和股价的飙升;基于此进行定增等方式融资,循环投入到业务发展,并通过业务协同带来整体利润上升,最终实现乐视生态模式的闭环。

作为乐视的学徒,2015年7月,暴风TV成立;2015年9月,暴风“联邦生态”五大业务群集体亮相;2015年12月,暴风超体电视发布;2016年3月,暴风秀场发布;2016年3月,宣布进军影视、游戏、海外三大业务。2016年3月14日,暴风发布公告,拟以31亿元收购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股权。3月28日,停牌五个多月的暴风复牌,并宣布将战略投资酷狗、酷我母公司海洋音乐集团。

最终让暴风和冯鑫暴雷的MPS收购也只是当时系列收购中的一笔,但不难看出如果不是MPS,也会是别的项目。

暴风当时对稻草熊影业的并购广受关注。据了解,吴奇隆、刘诗诗为股东的稻草熊影业账面资产仅3835万元,估值却高达15.2亿,从而招致深交所亲自发出问询函。

对此暴风方面解释称,相对于A股正常的15-18倍市盈率,其对稻草熊的投资谈不上价格过高;且互联网企业净资产和估值差距较大实属正常,互联网企业普遍是轻资产公司。当年6月,碰巧正着力整顿并购交易的证监会,正式否决了这一议案。如此,冯鑫操盘的第一桩大规模资本运作,就这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其力推的影业公司也自此停滞。

在这个庞大的生态中,暴风TV确实有过热销的时候,2015年双十二那天算起,暴风超体电视在之后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内卖出了20万台,这项成绩让冯鑫很振奋。时任暴风科技CFO的毕士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电视将承担其提振营收的重要任务。按照后复权股价计算,在2015年5月21日创出327.56的最高价后,2016年3月29日,暴风收报252.96元,走出了第二波火热行情。

但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在营收不断走高的同时,暴风的营业利润却在不断下滑,从2015至2017年,暴风的营业利润从1.61亿元到亏损2.56亿元。在2016年时,暴风的营业利润甚至同比下滑了343.24%。根据2017年财报,暴风电视的销售毛利率甚至只有-7.15%,也就是说暴风电视是亏损的。

在冯鑫规划发展的版块来看,除了作为根基的暴风影音有盈利能力,其余业务全部需要大量资金作为支撑和发展,比如体育业务、电视业务。即便在策略上能够复制乐视,但冯鑫的找钱能力并赶不上贾跃亭,而根本在于暴风找错了学习对象,无论是乐视还是暴风,在数年内都没有主营收入,最终都会爆雷。

在暴风电视之后,暴风推出“暴风播控云”,进入了区块链行业,当时暴风发表《暴风区块链第一战,送10个播控云抢购码!》文章,引入了挖矿的概念,同时销售矿机,由于整个区块链概念火爆,矿机彼时在暴风商城的发售价为4999元的价格,并有38万预约用户,首批2000台5分钟内即售空,彼时,2017年十二月底,暴风的股价跌至21.8后的三个月里,股价有小幅度回升至27。但最终区块链引来监管,没有改变暴风的根本命运。

在冯鑫出事后,许多文章都在描述和他曾经的交往,公号卢泓言说,7月7日他在和冯鑫见面时,冯鑫提到两点:“他这些日子逐渐学会了两件事,一件是倾听,一件是要借助他力”。

但回归商业世界,其本质仍然是赚钱,保持现金流,乐视的死亡和暴风的暴雷都证明一味资本运作并不是商业世界可行的道路。

2019年过大半,大公司很少有好消息传来,今年商业世界的成功无非是成功圈钱上市,而不是商业意义的成功,在贸易战带来可能的衰退之下,资本获得成本和门槛会更高,而不断的“死亡消息”传来都更在提醒人们回归商业的本质。

雪球转发:0回复:0喜欢: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