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尽可能少地错过投资机会?

投资中所有人都会犯的两种错误,一是“过错”,二是“错过”。所谓“过错”,是指对企业的价值判断出现了失误。对付“过错”,需要建立一整套的“容错机制”,防止发生错误时伤筋动骨。这个问题,我们过去的文章曾详细论述过。本文重点讨论“错过”的问题。

首先,我们需要定义,什么才算是“错过”?一只概念股、垃圾股事后涨了10倍,我们之前却没有买,这算错过吗?显然不算,因为这种投资高度危险,事后涨100倍那也是属于那些火中取栗的人。所以,不能简单以事后的涨幅来判断“错过机会”。巴菲特没有买微软、亚马逊,事后这些高科技公司涨幅巨大,这算“错过”吗?也不算,因为巴菲特认为这些公司不在自己能力圈内,错过了也没什么值得后悔的。所以,错过自己能力圈外的公司,并不算错过。2004年,腾讯上市时没有买,这算是“错过”吗?应该也不算,因为那时候根本看不清腾讯未来能做得这么大。有些事后看涨了几百倍的大机会,当时身在局中,可能看不到多大的确定性,如果重仓买入甚至有一定“赌”的成分。

所谓“错过”,应该是本在我们能力圈内、完全能看得清楚的机会,却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错过机会的形式有三种:一是该买的没有买,二是该买的买得太少,三是已经买下的没拿住。

错过投资机会,表面上看上去,我们似乎没有任何损失,毕竟我们的账户也没有亏损。所以,有些投资者声称“你不会因为没买什么而亏钱”、“宁可错过,不要过错”。但从机会成本的角度看,错过机会损失巨大。所谓“机会成本”,就是做出一项选择时,所放弃的其他所有选择中最好的那一个选择可能带来的收益。如果放弃了本可以抓住的大机会,我们实际上严重亏损,尽管账户没有什么变化。

芒格在Daily Journal 2019年股东会上谈了抓住少数机会的重要性:“我太姥爷说,他赶上了好时候,一辈子活到90岁,老天能给他几个大机会。他这一生幸福长寿,主要是老天给他的那几个机会来临时,他抓住了。所以说,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重大的机会、属于我的机会,只要少数几个,关键要让自己做好准备,当少数几个机会到来的时候,把它们抓住了。大型投资咨询机构里的那些人,他们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们自以为,他们研究一百万个东西,就能搞懂一百万个东西。玩好投资这个游戏,关键在于少数几次机会,你确实能看出来,一个机会比其他一般的机会都好,而且你很清楚,自己比别人知道的更多。像我说的这么做,只要抓住少数几个机会,足够了。”

很多投资者,价值投资的基本原则坚持得不错,从来没有去投机过,所以并没有本金损失的风险,但长期收益比较平庸,就是因为从来没抓住过大的投资机会。

那么,如何尽可能地少犯“错过机会”的错误呢?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增加研究的深度。很多时候错过,是因为本来能把握住的机会,我们只是囫囵吞枣地看了一下,下的功夫太少,没有对企业方方面面进行深入的研究。大的投资机会,往往不会等待我们太长的时间,需要在短暂的窗口期果断行动。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头脑,轻松地抓住一些大机会,背后是对企业事先极其深入的观察和思考,有些思考甚至跨越数年、数十年。否则,机会来临时,只能白白错过,或者只买了一点点。只有通过深度研究,建立起足够的确定性,才可能迅速抓住机会,而且重仓买入。仓位是很重要的,有些人声称投资某某公司赚了10倍,却只买了1%的仓位,那么意义就不大了。

第二,拓宽研究的广度。有些时候,事后看错过的机会,如果提前稍作研究就不会错过。这些机会,可能不需要太多努力,就可以纳入能力圈内。之所以错过,还是因为不够勤奋,看的公司太少了。如果能力圈范围内只有少数几家公司,这些公司可能多年一直没有合适的投资机会,而这些公司之外可能会有一些不难把握的很多机会。所以,研究的范围应该尽可能广一些,提前建立几十家公司构成的“公司储备库”,并进行日常性的跟踪和维护。

研究的深度和广度都很重要,但深度比广度更重要。如果关注上百家公司,但每家都是浅尝辄止,那么机会来临时,同样会错过。所以,应该在深度研究的基础上,尽可能增加研究的广度。深度和广度并不存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问题,对一家公司研究的足够透彻,可以将研究的框架和方法论复制到其他公司。同样,研究得足够广,不同行业、企业和商业模式的比较,有助于增加研究的深度。

第三,对安全边际理解不能过于简单。每个投资者都知道安全边际是投资的重要原则。一说到安全边际,就是3万磅的桥梁,能通过的车不能超过3万磅,最好2万磅以下。以5毛钱的价格买入价值1元钱的东西。如果遇到了难得的好公司,对价格反而不要苛刻地要求。安全边际应该动态地去理解,充分考虑其未来内在价值的增长潜力。不应该简单地、静态地说“PE超过X倍绝对不碰”。安全边际的度,也需要根据个人的机会成本,进行合理的把握。对于优秀公司,追求太安全的价格买入,就可能会错过机会;过高价格买入,则会面临时间上的风险。

投资中有一种错误的做法是“锱铢必较”。巴菲特当初都犯过这样的错误,何况我们呢?1972年,巴菲特看上了喜诗糖果,那时年盈利大约400万税前利润,控制喜诗糖果的家族,希望要价3000万美元,芒格正确地指出它值这个价钱,但巴菲特并不想支付超过2500万美元的价格,幸运的是,卖方同意了2500万美元的报价。如果卖方不同意,这笔巴菲特称之为伯克希尔“转折点”的投资就告吹了。芒格说,“如果喜诗糖果再多要10万美元,沃伦和我就会走开,我们那时是那么蠢。很显然,我们吸取教训很慢。这些机会成本并没有反映在财务报表上,但却让我们失去了几十亿美元。”

第四,克服“锚定效应”等心理偏误的影响。看上一家好公司,正准备买,股价却突然短时间涨了30%,这种情况可能很多人会很纠结,甚至就放弃购买了。巴菲特当年准备买沃尔玛,也是股价短期内突然上涨,只能作罢,事后非常后悔。如果我们准备买的公司股价在买之前快速翻倍了,就更难下手。所以,锚定效应是很难克服的心理偏误。克服锚定效应,还是应该回归现金流折现这一投资的原点,关键是看当前价格是否对未来现金流折现值已经做出了足够的反映。某些公司股价虽然已经翻了两倍,也许相对于未来现金流折现值,还是低估的。过去的股价涨跌幅没有太大意义。

第五,正确对待波动,不轻易卖出优质公司。很多大的投资机会,很多投资者都“曾经买过”,甚至大仓位买过,却最终没有多少收益,对个人资产影响很小,就是因为拿不住。抓住一次机会,买入了,仓位也足够,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持有的过程中,会遇到长期横盘、暴跌、腰斩、暴涨、负面新闻、黑天鹅等各种情况的考验。大部分时候,不决策就是最好的决策。但绝大多数投资人无法看透波动,下跌时要“及时止损”,上涨一点要“落袋为安”,横盘时要“切换到涨得更快的”,或者因为杠杆融资或紧急用钱不得不卖出。这样,当初抓住的大机会,也就付之东流了。其实,优质股权买入之后,只要公司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是没必要考虑卖出的。因为股价波动而卖出是很可惜的。

以上五个方面,如果都能做到,将会降低错过机会的风险。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努力,“错过”都是百分之百必然发生的错误。当然,我们也没必要做到抓住所有机会,只要三五年能把握住一次大的机会,我们的投资收益就不会平庸。

原创: 静逸投资 (ID:jingyifund)2019年10月26日

@今日话题 @闲来一坐s话投资

雪球转发:148回复:69喜欢:292

精彩评论

全部评论

财商普及员07-23 20:37

非常有道理

自由投资人supersu03-12 00:00

这篇文章写得有深度:(简单总结下)
如何才能尽可能的错过投资机会?
1,增加研究深度,功夫在平时,短暂的关键时刻敢于勇敢出手
2,拓宽研究广度,
3,对安全边际认知不可过于固执、静态,要动态的看,低估,或者合理估值,
4,克服锚定效应,克服心理账户,要有终局思维,
5,正确对待波动,不轻易卖出优质公司。

为学日益A为道日损2021-07-06 19:59

核心还是懂的深度,李录有句话说的很到位,懂的就是能够在90%置信度下预测投资标的的未来十年现金流,连;李录都认为他自己要想懂的一家公司,没有三五年的深度跟踪研究是不可能的。
         段永平这样说,什么叫懂的,就是买入后股价大幅下跌了能够处之泰然,能够兴奋的越跌越买而不是追涨杀跌。查理芒格也说过,机会来临的时候要敢于重仓持有,敢于把所有的可投资资金全部买入,巴菲特说机会来临时要敢于用桶接。

漂泊唐2020-11-08 13:36

谢谢分享

碧云天g9q2020-10-25 18:47

篇篇精品,认真拜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