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林奇法则: 感谢不同意见的讨论。个人理解,均值现实中是存在的,但这个均值是一个结果,而不是提前拟定的规则。就像我投资了所谓白马股,但并没有提前规定自己只看白马股,创业板一概不看;我投的大部分公司都是20倍PE以下,不代表我提前就定下超过20倍PE不看。如果对一些公司有自己的理解,就不必要用一些定量的东西束缚自己,当然最终的结果看起来可能完全在这些定量指标之内。//@林奇法则:回复@静逸投资:嗯,看了很多评论,大多是赞成意见,那我就提反对意见。
首先我觉得本文的机会成本和合理价格是两回事,举个有名的例子,前方一片麦田,你从一侧穿越到另一侧如何取到最大的麦粒,这片麦田就是所谓的机会成本,因为有很多选项,而合理价格我认为在于个体所积累的经验,在每个人经验里麦粒的平均大小是不一样的,因此最终结果会不一样,合理价格是自身对世界的认知,但是我认为投资中的大师是可以定出这个所谓的“合理价格”。比如一个人身高1.9米就绝对是高的了,因为这个认知大家很容易获得,并且认知一致性很高。
其次,我认为无论是巴菲特还是格雷厄姆这个15pe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有合理性的,他们无法穷举所有的合理价格,因此根据以往他们的大量经验定下了这个数值,为什么是15pe,有的人根据收益率6.6%来列举其合理性,大多数情况是对的;再比如大多数投资大师长期投资收益率很难超过30%,公司的ROE很难超过30%,我猜测ROE也形成了一个锚定的指标,比如喜诗糖果当时的ROE是25%,而巴菲特出价是16pe。之间的比值大家可以自己思考。比如为什么要0.7pb以下才买而不是1pb?
再次,文中举例了华融和茅台的例子来反驳pe的意义不大,我们要弄清楚巴菲特说这些话背后的因素有哪些,首先华融这个例子举得不好,我估计在他的眼中这个公司算不上伟大,可能还搞不明白。所以这个公司无论是多少pe对于他们都无关紧要,因为谈不上合理的价格买伟大的公司,要注意这个合理价格在于公司是否伟大,没有伟大这个前提,无从谈合理价格。
最后,机会成本的比较是一定的,但是一定有他们通过长期经验得到的一个他们认为的最优解,可能就是所谓的合理价格,这样机会成本的比较会放在不同时期进行比较,而不是仅仅比较当下的机会,因为有了这个合理的价格才能有耐心的等待,不到他们认知中所谓的最好机会绝不出手。
世界中有很多所谓的机会成本问题,但是一定还存在一个均值的问题,这是两件事情,不能因为找不到这个均值而说这个均值不存在,至于哪个均值才是合理的,抛开股票市场不谈,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历史数据的积累会越来越明显。均值就是刨除了小概率事件,比如按照这个指标投资中会错失很多伟大的公司,但我们要选择接受,因为没有一个万能的方法让你网罗天下。
雪球转发:2回复:6喜欢:13
引用:
我们都知道巴菲特的名言:“以合理的价格买进优秀的企业,而不是以便宜的价格买进平庸的企业。”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合理价格”?换个说法,安全边际对投资很重要,不追求安全会造成本金永久性亏损,但过于追求安全又会错过大机会,“安全边际”到底要多安全才好?对合理价格的平衡和拿捏,可以说...

全部评论

无财作力小飞猪2020-01-04 12:27

价格是挺合理的,但我可以买到价格更好的,那么这个“合理的价格”对我来说根本没意义?如果我要设置一个价格提醒,一定是设置成我的机会成本,不会设置成“合理的价格”。

极简-钟刚2019-10-27 23:28

人的精力时间是有限的。概率均值我认为是原则性的东西。必须遵守。我一定是在所谓的白马里找自己认为的白马。不会在去扩大边际找白马。投资必须要有取舍。面面具到是不可能的。要是能真真的理解一个公司。当然没有必要看PE.。pe只是一年的价格与净利。但谁又不能把怎样才是理解了一个公司量化出来。呵呵。我现在甚至怀疑有人说理解了大多数人不能理解的公司。我认为他是在装逼。还有一种可能他自认为理解的错觉。因为伟大的公司都是让大多数人受益。大多数都不能理解它产品与服务的好处。谁买单。

快乐湖南2019-07-08 13:12

突然想起这个:该句出自金庸的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

文章摘录:

“无忌,我教你的还记得多少?”“回太师傅,我只记得一大半”

“ 那,现在呢?”“已经剩下一小半了”

“那,现在呢?”“我已经把所有的全忘记了!”

“好,你可以上了…”

快乐湖南2019-07-08 13:02

术语太多,归到不懂,不懂不做。投资的表达应该是一般人(知道1+1=2)一看就懂的,比如600元一股入股茅台,每股赚30元,以后会越赚越多,你满意吗?满意就成。

静逸投资2019-07-08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