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系”徐茂栋投资逻辑拆解:40亿豪取浙江两壳
“浙江资本圈”今日播报:山东日照籍徐姓男子,最近两个月内携40亿巨款突入浙江界内,接连俘获两家浙籍上市公司,取代翔哥成为资本市场新旗手,名号“星河系”。
令浙江富豪们汗颜的资本新贵,名叫徐茂栋,1967年出生。今年8月,徐茂栋旗下两家公司掏出10.12亿元,曲线入主了浙江著名壳公司步森股份。10月,又斥资29.4亿元入主了浙江另一家上市公司天马股份。两家上市公司,徐茂栋总共要掏出40亿元!
咱们先来读读公开资料,徐茂栋的名衔挺有意思:跨界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连续创业者。连续创业者?嗯,2009年,徐茂栋创建了所谓的“一站式互联网创业服务开放平台”星河互联。截至目前,星河互联已经联合创建了150多家互联网公司,包括众美联(NASDAQ:JMU)等上市公司,以及小能、云纵、微网、蜂巢、金掌柜等细分行业领先企业。这当中,大伙最熟悉的可能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窝窝团,就是徐茂栋一手孵化的。
再查,徐茂栋的核心平台是北京星河世界集团(名气特霸气,有木有?!),号称覆盖16个产业领域,包括O2O及电商、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云计算大数据、企业服务、数字娱乐、媒体社交、互联网健康、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餐饮、互联网服装、互联网旅游、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农业、互联网房地产、互联网汽车等,构建了一个立体的互联网创业生态圈。
一句话,但凡跟互联网搭边的产业,“星河系”雨露均沾哪。
一边的大黄一琢磨,说:“这徐茂栋好像很偏爱团购啊。”这个观点还挺有趣!窝窝团是团购商品,星河互联是团购创业公司,而这次徐茂栋要团购上市公司啦!
专业的问题来了:重组新规发布之后,资本运作空间大幅压缩,易主后收购资产极易触发借壳。
最近,南通锻压的三元交易被证监会否决,准油股份的三元交易胎死腹中,加上此前申科股份、金刚玻璃重组被否等活生生的案例,类借壳模式已经此路不通了!!!近期备受关注的三爱富的创新式重组,本质还是三元交易,能不能放行还悬着呢!
然而,徐大哥怎会不知资本江湖深浅?人家早有深深的套路了!
徐茂栋A股市场首战告捷,找的就是浙江公司——巨龙管业。2014年5月,巨龙管业重组出炉,拟作价30亿元收购游戏公司艾格拉斯,后来交易调低为25亿元。资料显示,徐茂栋系艾格拉斯最早的投资人,通过股权转让及本次重组,赚得盆满钵溢。
2015年,徐茂栋第二站找的公司则与浙江、山东都有交集——杉杉系控制的山东上市公司希努尔。这次,徐茂栋要玩大了!2015年末,希努尔发布重磅重组预案,拟作价110亿元收购星河互联100%股权,并配套募集资金69.1亿元。
星河互联定位为“互联网联合创业平台”,其愿景则是致力于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动力之源”。这家VC性质的公司业绩颇为不俗,简单而言就是“拳打九鼎,脚踩中科”。
资料显示,与星河互联同属创投类企业的硅谷天堂、九鼎集团、东方富海,截至2014年末的净资产分别为23.1亿元、114.6亿元、6.6亿元,均远超星河互联。然而,在净资产规模明显高于星河互联的情况下,这些公司的盈利情况却不及星河互联。
糟糕的是,交易所的问询函威力显现,穷追不舍连连发问,一众媒体轮番炮轰。终于,把重组问黄了。可惜,如按徐茂栋64.53%的持股比例计,徐大哥本来可坐享71亿的财富盛宴。
在希努尔重组中,星河互联“VC”属性也是一大争议点。因为根据相关规定,VC/PE在A股上市受限。徐茂栋曾如此回应:“VC的模式,我们内部把它叫作游猎模式,拿着枪到处找项目。目前VC的同质化非常严重,收益也是不确定的。而星河互联是把VC的游猎模式变成了农场的圈养模式,自己养兔子,兔子和兔子之间还会繁殖,100只兔子,年底可能就变成200只了。随着这些公司不断发展,星河体系内的公司互相协同合作,还会内生出更多新的创业方向和公司,获得裂变式生长。”
小编眼前,一下有好多只兔子跑过……重组失利后,徐茂栋闷闷不乐了:借壳不成咱自己买呗!这不,就找了步森和天马。
步森和天马会怎么玩?注入徐茂栋旗下的投资项目当然是最有可能性的。
可是,星河互联注入希努尔遇挫之后,其业绩成色及资产的创投属性颇受争议。而且,在重组新规监管之下,星河互联注入这两家上市公司肯定会构成借壳,如此操作的概率不大。
不过,天马股份的总资产、净利润等指标都比较高,小体量资产注入还是有可能的,但多次分批注入还是会构成借壳。
当然,徐茂栋肯定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在巨龙管业重组中,明天系多家公司影子闪现。而在希努尔和步森股份的资本运作中,均出现了私募重庆信三威的身影。今年3月,希努尔原第二大股东华夏人寿(也是明天系背景哦!)将其持有的5500万股股份转让给信三威,占公司总股本的17.19%,转让总价为9.05亿元。
步森股份易主后,信三威又随之登场,斥资3.33亿元受让了公司原股东所持的8.13%的股权。与此同时,步森集团及邱力等股东趁高大举减持。从运作轨迹看,步森股份本次易主及老股东减持,应当是一揽子计划。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步森股份和天马股份的控股权转让中,股权转让的单价并没有明显的溢价,即并无体现壳费——要知道,现在壳费的市场价还是很贵滴,至少是5亿元以上。
那么,上市公司老板如何获得壳费?除了其他隐性交易之外,就是通过剩余股份的增值。留意到没?天马股份大股东天马创投在转让股权后还保留有12.9%的股权。
“浙江资本圈”大胆猜想,天马创投后续仍可能协议出让股份,完成高位套现。
总而言之,徐茂栋这次布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局。如果能玩转两家上市平台,“星河系”旗下互联网项目的资金融通和变现退出将变得易如反掌,一统资本江湖大业指日可待!